本站頁面設定:1024×768 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

中華六術開運網

 

 

搜索
中華六術開運網 首頁 奇門遁甲 遁甲演義
1框架
查看: 3711|回复: 0
go

遁甲演義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0-12-13 19:22 |显示全部帖子

遁甲源流

  昔黃帝始創奇門,四千三百二十局法,乃歲按八卦分八節,節有三氣,歲大率二十四氣也。氣有天地人三候,歲大率七十二候也。候有五日,歲大率三百六十日也。日有十二時,歲大率四千三百二十時也。一時一局,故奇門四千三百二十局也。風後制奇門為一千八十局者,以冬至陽生,起坎艮震巽四卦,統氣一十二,候計三十六,分局五百四十,為陽遁;以夏至陰生,起離坤兌乾四卦,統氣一十二,候計三十六,分局五百四十,為陰遁。合陰陽二遁為一千八十定局也。此蓋撮四候而共看六十時定局,四個一千八十定局,則依舊為四千三百二十局矣。周太公諳兵法,善布奇門,以八卦分八節,節分三氣,氣分三候,歲計七十二候,立七十二活局,每局六十時,七十二局計四千三百二十時也。漢張子房刪捷,冬至十二氣,分三十六候,撮四候為陽遁九局。夏至十二氣,分三十六候,撮四候為陰遁九局。此活圖更捷也。夫一十八局七十二局,皆不越一千八十局矣。作硬局,則皆一千八十局;作活局,則有七十二局、一十八局。然一十八局雖簡,以奇門星儀符使之,行悉定布於局中,其為課四千三百二十,舉目在前,其所未為者,只加臨一事耳。如欲加臨,但依局所定,正轉兩盤,其課遂成。是風後之法,乃萬世不易也。

年家奇門

  上元一宮起甲子,中元四宮起甲子,下元七宮起甲子。俱逆飛六儀,順布三奇。隨三元內,各年支幹,審在某甲旬內,則以其甲頭為直符.符上之門為直使,將甲頭直符之星,逐年幹轉,直使隨年支逆飛,審其方向,得奇門到者吉。

  自嘉靖四十三年甲子起,杜門十年,一移萬曆甲午年移休。三元年遁,上元六十年,以陰遁一局加之。中元六十年,以陰遁四局加之。下元六十年,以陰遁七局加之。

月家奇門

  三元分局,甲己遇四孟,為上元,在一宮起甲子。甲己遇四仲,為中元,在七宮起甲子。甲己遇四季,為下元,在四宮起甲子。俱逆布六儀,順布三奇。每一元管五年。凡推月奇門,先審其年在何一元內,依前布門飛奇,次就其年遁月建,系某甲頭直符,逐地下月幹,轉符上之門,為直使,隨月支飛泊,看方向,得奇門,到大利。
自嘉靖四十二年十一月甲子起休門,在坎三個月一移,至萬曆四十一年十一月甲子,起休門在坎。三元月遁,以五虎遁月建對之,六十年遁,乙丙丁奇,並同八門方位。

日家奇門

  分陰陽二遁,按節推排,三日一局。順行六甲,周而復始。休開生景吉,得生旺,合三奇加臨更利。起訣:甲戊壬子居坎,丁辛乙卯坤裁。庚甲戊馬震宮游,丁癸辛雞巽在。庚丙鼠歸乾六,己癸卯走西街。丙壬赤馬艮安排,乙巳雞飛離界。其法自坎宮起甲子,每三日一換順,飛八方,不入中五,看其日到何宮,便起休門一順輪去,三吉門到方便出入行事吉。

  如甲子、乙丑、丙寅,在坎;丁卯戊辰、己巳,在坤;之類,餘仿此推。甲子、乙丑、丙寅,體門在坎;丁卯、戊辰、己巳,在坤;庚午、辛未、壬申,在震;癸酉、甲戌、乙亥,在巽;丙子,丁醜、戊寅,在乾;己卯、庚辰、辛巳,在兌;壬午、癸未、甲申,在艮,乙酉、丙戌、丁亥,在離。戊子、己醜、庚寅,在坎;辛卯、壬辰、葵巳,在坤;甲午、乙未、丙申,在震;丁酉、戊戌、己亥,在巽;庚子、辛醜、壬寅,在乾;癸卯、甲辰、乙巳,在兌;丙午、丁未、戊申,在艮;己酉、庚戌、辛亥,在離。壬子、癸醜、甲寅,在坎;乙卯,丙辰、丁巳,在坤;戊午、己未、庚申,在震;辛酉、壬戌、癸亥,在巽;甲子、乙丑、丙寅,又複自坎宮起,每三日一移。年吉不如月吉,月吉不如日吉,日吉不如時吉。與日吉相合者更吉。

時家奇門

  假如陽遁一局,甲子在坎,天蓬為直符,休門為直使,管十時,至癸酉止。甲戌在坤,天芮為直符,死門為直使,管十時,至癸未止。甲申在震,天沖為直符,傷門為直使,管十時,至癸巳止。甲午在巽,天輔為直符,杜門為直使,管十時,至癸卯止。甲辰在五,天禽為直符,死門為直使,管十時,至癸醜止。甲寅在乾,天心為直符,開門為直使,管十時,至癸亥止。此陽一局,五日六十時足,餘類此推。乙奇離,丙奇艮,丁奇兌,乃陽遁儀順而奇逆也。甲辰五,乃寄在坤二宮,若陰遁九局,甲子在離,天英為直符,景門為直使,管十時一換。甲戌在艮,天任為直符,生門為直使,管十時。甲申在兌,天柱為直符,驚門為直使,管十時。甲午在乾,天心為直符,開門為直使,管十時。甲辰在五,天禽為直符,死門為直使,管十時。甲寅在巽,天輔為直符,杜門為直使,管十時。此陰九局,五日六十時足,餘類此推。丁奇震,丙奇坤,乙奇坎,乃陰遁奇順而儀逆也。

八門九星逐時移宮決

  假如陽遁一局,甲子時照上格內,蓬星在一宮,休門亦在一宮,則將下圓圖內,輪子移蓬星,休門俱對一坎宮,則生門丙,奇下有丙在艮,奇門全具,乙奇在離,無門,丁奇在兌,無門。如乙丑時,看上格子內蓬星在九,休門在二宮,則移下圓圖內,輪子上蓬星對九宮,休門對二坤宮,則見休門丙;奇在二坤宮,奇門全,乙奇在坎無門,丁奇在震無門。如丙寅時,上格子內,蓬星在八宮,休門在三宮,則移下,輪子上蓬星對八宮,休門對三宮,則休門丙,奇在震宮,奇門全.乙奇在二官,丁奇在六宮,俱無門。下至癸酉時,俱以甲子旬頭為直符,休門為直使,依前法移宮。又如甲戌時,至癸未時,十時芮星直符,死門為直使,若甲申時至癸巳時,俱以沖星為直符,傷門為直使,俱依上法,逐時移之。餘仿此。

陽甲子戊一詩曰

甲戌己二 冬至驚蟄一七四,

順甲申庚三小寒二八五相隨。

甲午辛四一大寒春分三九六

局甲辰壬五芒種六三九是儀。

甲寅癸六 穀雨小滿五二八,

起星奇丁七立春八五二相宜。

月奇丙八 清明立夏四一七,

例日奇乙九 雨水九六三為奇。

陰甲子戊九詩日

甲戌己八 夏至白露九三六,

逆甲寅庚七小暑八五二之間。

甲午辛六大暑秋分七一四,

局甲辰壬五立秋二五八迴圈。

甲寅癸四霜降小雪五八二,

起星奇丁三大雪四七一相關。

月奇丙二 處暑排來一四七,

例日奇乙一立冬寒露六九三。

奇門原始

  是書謂之造宅三白之法,出自都天《撼龍經》八十一論。太乙紫微九總八卦者,天地之骨髓,星斗之樞機,八卦互變而及於無窮,五行推移而應乎無盡。以九星為之九總,以八門為之八卦,上可以補天地不全之化,下可以助君王不及之功,扶危助吉,發瑞生祥。既同遊十二分之經圖,又殊配二十八宿之格局。此書者正天地之紀綱,明陰陽之經緯,幽探賾隱,顯達通玄,試其八卦門庭,配列九州蹊向。推遷六甲,驅使六儀。天乙直符使之運局,太乙直使使之指揮。奇以六儀,偶以八節,上下招搖,內外表應,三盤運局,八卦皆通,值其吉則萬事堪為,值其凶則一分莫舉。其一曰都天九卦,其二曰入地三元,其三曰行軍三奇,其四曰造宅三白,其五曰遁形太白之書,其六曰八山撼龍之訣,其七曰轉山移水九字玄經,其八曰建國安邦萬年金鏡,其九曰玄宮獲福,救貧生仙產聖。變禍福如反掌,使貧富如等閒。倘三疊之遇奇門,若蛟龍之得雲雨,見六合之逢格局,如狼虎之產羽翼。忌取休囚,防其刑擊,如得奇星來到,必須吉位門開,位位皆宜,門門俱吉。只要合得其所,仍須各論其時,幹神不囚,支神不克,神藏煞沒,方知萬事皆和。反吟伏吟,定是千殃數集.奇逢旺相,是為富貴之媒,門逢開休,方協英雄之應,遇青龍返首,值甲乙之妙,詳若白虎倡狂,見庚辛之凶禍,若見騰蛇躍蹺,知壬癸之崢嶸。倘逢朱雀投江,管丙丁之妖怪,飛鳥跌穴,便雲百事皆祥。貴人登壇,管取九宮皆慶,通玄機而天地皆轉,得妙用則觸事亨通。若為文武官僚修造職位,皆增或與良民庶士遷瑩扶危,作福建州府而民安物泰,興縣鎮而富足租平,立宅室而福集人依,作廟宇而鬼安神妥。橋樑船騷,井灶路途,以至其餘行事,務在選擇周全,或有太歲將軍,盡在拱手,任是九良煞耀,莫敢當頭不問,諸家運氣不超不開,犯著空亡禁殺。但求此局卻要有奇,可保千年皆招百福,最堪動土破山埋宗葬祖,務有奇星到坐,門戶得開。有龍山者,必求反首青龍,有白虎者,忌其倡狂。白虎有玄武者,遠其躍蹺;騰蛇有朱雀者,怕其投江。朱雀如斯迎避,用意配求,萬無一失之虞。動有十全之吉,分其頭緒,布其提綱,具列千端備述其蘊,非但謀猷之逢吉,實乃天地之獻樣,助國安邦,濟民利物,得之者宜什襲于玉匱金滕,真所謂至聖皇家之寶也。

超神接氣置閏訣

  歌日:接氣超神為准的。超者,超過也。神者,日辰也。接者,承接也。氣者,諸節也。節未至而日辰符頭先到,則以符頭為主。而超用未來之節氣,此之謂超,又有節已至而日辰符頭未到,則以後日辰符頭為主,而待日辰至,方承接之。蓋其氣未來,而奇星常用於前,此之謂折補前局,周完方接所到之節,為接氣也。假如丙午年四月十三日壬申,交立夏節,然四月初五日是甲子,已在立夏前九日矣。則合超越先於甲子,下用立夏上局,奇己巳後用中局,此乃先得奇後得節,凡作用取效甚速。又如十一月初二日庚寅大雪節,自前己卯至庚寅已超十二日矣,是過旬也,餘無再超之理,至此合用閏。閏者何也?自甲午至戊申,計十五日,重複大雪節,前局奇十六日甲辰,交冬至節方用冬至下局,是謂之接也,自此以後用接閏之法。又超接訣日:但逢節氣相交日,四仲符頭恰相宜。一任推排無差忒,便為正局上元期。正局既明無混瀆,漸漸移來換超局。超至旬餘是閏期,三候才終當接續。閏奇若不居芒種,便是陰終大雪時。十五日完斯已矣,還將超接正同推。超越經旬或九朝,或過十一日無饒。閏奇額在斯三日,更不加前與後稍。凡閏奇三候一終,即為接氣。接氣積久,乃換正奇。正奇暫移,乃換超局。超局越過九日,或十日,或十一日,又當置閏,以歸每節氣所余五時二刻也。置閏定在芒種、大雪之後。設遇小滿、小雪二氣之交,雖超九日、十日,不可置閏。蓋奇以冬夏二至,陽極陰終。置閏者,以畢各節氣積餘之氣也。

  蓋超神接氣四字,乃遁甲中之關鍵。苟不能明先後歷數,但知超接之說,不知接用拆補之妙,則天道廢弛,人事乖違,而禍福不驗矣。甚至不知超接正閏之法,據見成硬局以擇日時,上局反作下局.顛倒錯亂,無有效驗,遂忽之以為不足信,可痛哉。況拆補之局,永為下之殘局,必待符頭先到日,方為某節某氣上局,豈不是子午卯酉為上局耶。上局永無拆補借用之理。

  閏訣日:閏奇閏奇有妙訣,神仙不肯分明說。甲己二日號符頭,子午卯酉為上列。寅申巳亥配中元,辰戌醜未下元節。節過符,符過節,閏積原來為準則。節前得符謂之超,節後得符謂之接。有時超過一旬餘,便當置閏真妙絕。要知置閏在何時?端在芒種與大雪。超神接氣若能明,便是天邊雲外客。

超接引例

  假如淳祐六年丙午四月十三日壬申立夏,而本月初五日是甲子,即以立夏節用立夏前九日矣,則合前初五日起,超在先,借用立夏上局奇,自初十日己巳為立夏中局奇,至十六日甲戌用立夏下局奇,此乃先得奇.後交節,為超,謂之超神速者也。又如淳祐七年丁未二月二十三日,雖交清明,至二十五日是己酉,始用清明上局奇,此乃先交節後得奇,為接,謂之接氣遲者也。

  又如其年六月二十八日己酉立秋,正值節與日辰同到,其日即立秋上局,謂之正授奇,凡換奇皆子時換也,又須知閏奇之法,方能超接得真也。積日以成閏月,積時以成閏奇,正超閏接有法,分金定刻難明,局以五日一換,遇一節氣通換六局。凡一月節氣必三十日五時二刻零。以三十日分六局,以余五時二刻置閏.超神不過十日,遇芒種大雪超過九日,即置閏也。假如丙戌年五月初一日己卯,至初九日己某刻芒種,奇超九日,則當置閏,即用初一日己卯作芒種上超局,初六日甲申作芒種中超局.十一日己醜作芒種下超局。畢於此重用一局作三奇閏法,以十六日甲午作芒種閏奇,此超神置閏之法也。二十四日已交夏至,是為置閏,借夏至七日,其五月小盡至六月初二己酉,方作夏至上局,初七日甲寅,作夏至中局,十二日己未,作夏至下局,以為接氣炁也。

又引證

  假如萬曆二十四年丙申,正月初九日丑時立春,初九丙子日戊子時還是先年大寒下局,自丑時至亥十一時,初十丁醜日十二時,十一戊寅日十二時.共三十五個時俱借立春下局.陽二遁坤二起甲子,此為殘局也。蓋丙子丁醜戊寅三日,乃甲戌旬五日管下,故為下局耳。十二己卯日符頭,才到甲子時起,至癸未日亥時止,共計五日,方用立春上局,陽遁八宮艮上超甲子。十七甲申日換局,甲子時至戊子日亥時,計五日,俱以立春中局。陽五遁中宮,起甲子二十二日,己醜日甲子時至辛卯日卯時止,計二十八時,俱補足前立春下局所少之數,此乃補局也。二十四日辛卯日辰時雨水,至二十六癸巳日亥時,計三十二時,俱借雨水下局,陽三遁震宮起甲子。蓋辛卯、壬辰、癸巳三日,乃己醜旬管下,故為下局耳。二十七甲午日符頭方到,自子時起至二月初一戊戌日亥時,計六十時,始作雨水上局,陽九遁離宮.起甲子。二月初二己亥日子時起,至初六癸卯日亥時,計六十時,雨水中局,陽六遁乾宮,起甲子。初七甲辰日十二時,初八乙巳日十二時,初九丙午日巳時,上共三十時,俱補足前雨水下局所少之數。前正月辛卯日辰時起,至癸巳日亥時止,共三十二時,尚少二十八時,不滿一局也,今以此三十時補之,計六十二時,乃五日零二時,為下局,正是補局之法也。初九日丙午日午時驚蟄節,自午時起至戊申日亥時止,共計三十時,俱驚蟄下局,陽四巽宮,起甲子,此為殘局。蓋丙午、丁未、戊申三日,亦是甲辰旬管下,故為下局耳。十二己酉日符頭始到,子時至癸醜日亥時,共五日作驚蟄上局,陽一遁坎宮,起甲子。十七甲寅日子時起,至戊午日亥時止,共五日作驚蟄中局,陽七遁兌宮,起甲子。二十二已未日十二時,二十三庚申日十二時,至二十四辛酉日申時止,共算三十三時,俱補足前驚蟄所少下局之數。前驚蟄三十時日殘局,今三十三時日補局,共五日零三時完一局也。寧可多二三時,不可少六十時。所零之時留在後面作閏。假如萬曆二十七年己亥,五月十七甲子日子時小暑節,此乃符節兩到.名正授奇,餘仿此。八月初三己卯日乃符頭到,初四庚辰日丑時秋分,乃符先到而節後到,當用超法。又如萬曆二十六年戊戌正月初八甲午日,符頭已到,十五日戌時雨水,乃符先到而節後到,當用超法。自正月初八甲午日超起,節節氣氣,超去超。至十月二十七己卯日超用大雪,直至十一月初九日乃大雪節,已過十一日,合當置閏也。十三甲午日疊作大雪節,此名閏奇。仿此,自十一月十三接起,節節氣氣,俱要接去,直接去,至萬曆二十七年己亥五月十七甲子日子時,正交小暑節,此名正授奇也。仿此,正奇用至八月初三己卯日,符頭已到,初四秋分,乃符先到而節氣後到,又當超用。自初四日秋分超起,節節氣氣,超至於萬曆二十九年辛醜四月二十七甲午日,超用芒種,五月初七甲辰日丑時,交芒種節,已超過十日,勢無再超之理,當此處置閏五月十二己酉日,疊起又作芒種節上局,陽六遁,乾宮,起甲子,此即謂閏奇。故書雲:二至之前有閏奇者此也。

遁甲錯誤須檢點

  歌日,更合從旁加檢點,余宮不可有微疵。假如得開休生三門,又合乙丙丁三奇,亦未便為全吉,猶忌余宮犯格,先賢隱其天機妙處,未言其故。所以奇門不吉,百十餘格,不犯此,則幹彼非精究難知,如余宮有犯,若得直符直使時幹相左,則又何妨。蓋符使幹佐,乃三奇八門一時之主宰也。或用乙奇,余宮切忌逃走倡狂,庚加乙兮等格不吉也,其餘投江躍蹺,不足忌矣。夫用遁之法,不推本命行年,未見精妙,必人生年命乘本局吉星奇門生旺之方,始得神將護持,無不利也。若命入囚死刑克之宮,而又加以惡星,雖所謀事合生開吉門,終不為美,故遣將先擇其年命利者為主,否則當候直符移易可也。法以生命隨局順逆為主,行年隨命,數至泊宮為是.男順寅,女逆申,皆起五虎,遁其泊宮生克刑害,須以納音而論歲月用支,蓋方隅生成之神.命年用音者,為八方有五命之瑩也,緣五日為一局,一局六十時,而一時之中,善惡不一,若不參之以年命,烏足以盡其美哉。

  如三奇得使者,乙奇加天盤,甲戌、甲午是,但乙奇加甲午辛上,乃青龍逃走。丙奇得使加甲申庚上,火入金鄉,名日熒入太白。丁奇得使加甲寅癸上,乃朱雀投江,俱不可用。如遇本旬直符,臨其上則可用也。

天遁

  歌曰:生門六丙合六丁,此為天遁自分明。經日:上盤六丙,中盤生門,下盤六丁。生門合六丙,月奇下臨,天上六丁,此時得月華之所蔽,亦不可犯奇。墓門迫其氣升,內應其心,外主其身。下注其心,名曰玄珠。能聽而修者,升天有事,呼玉女神名,丁卯而出其神,隨護咒日:丁卯玉女護我,佑我,毋令傷我。視我者瞽,聽我者反受其殃。咒畢行去,慎勿反顧其方,可以稱王侯之權,利朝君王。醮謝蒼穹,禮神求福,極利征戰,使敵自伏,上書獻策,求官進職,修身隱跡,剪惡除凶,市賈出行,百事俱吉,婚嫁入宅,往來此方,大吉。假如陽遁四局,乙庚之日,乙酉時,天心為直符,加時幹六乙開門為直使,加時幹七宮,即生門與月奇,六丙臨六丁于一宮,是為天遁。陰遁六局,戊癸之日庚申時,天蓬為直符,加時幹,六庚休門為直使,加時幹四宮,即生門與月奇,六丙臨六丁於九宮,是謂天遁。

地遁

  歌日:開門六乙合六己,地遁如斯而已矣。經日:上盤六乙,中盤開門,下盤六己。開門與六乙日奇臨地下六己,此時得日精所蔽.其氣黃,內應其脾,外應其形.任呼任用,又名黃婆金公,能修之者,南宮列仙,有事呼本旬玉女,依前法咒之大護其驗。蓋已為地戶得日精,蓋之其方,可以藏休,兵銳立寨,安營建府,造置倉庫,築垣牆,安墳開礦,修道求仙,逃亡絕跡,出陣攻城,全師捷勝,百事大吉。假如陽遁一局,丙辛之日辛卯時,天沖為直符,加時幹六辛,傷門為直使,加臨一宮,即日奇臨六己于二宮,是為地遁。假如陰遁九局,夏至甲己日丙寅時,以甲子天英為直符加坤丙以景加七,其時開門,合六己下臨八宮,此名地遁。

人遁

  歌日:休門六丁共太陰,欲求人遁無過此。經曰:上盤六丁,中盤休門,下盤太陰。休門與六丁星奇合,下臨太陰之位,得星精所蔽,其氣青黑,內應腎,外主耳目,名日還陽丹。修之者在世長年,有事出門,呼本旬玉女如前咒之,其方可以擇賢人,求猛將,隱形保身,通靈入夢,受道成功,說敵和仇,藏伏獻策,謀結婚姻,添進人口,和合交易,利市十倍。天則隨其所求,地則隨其所視,人則隨其所令,保持全勝之玄機也。假如陽遁七局,乙庚日丙子時,天任為直符,加時幹六丙于五宮.生門為直使,加臨一宮.即休門與六丁星奇,下臨直符,前二六宮.太陰中也。假如陽遁上元一局,甲己日丙寅時,此時天上直符,臨八宮,即後一九天臨一宮,後二九地臨六宮,前二太陰臨四宮,前三六合臨九宮。假如陰遁上元九局,甲己之日丙寅時,此時天上直符,臨二宮,即前一九天臨七宮,前二九地臨六宮,後二太陰臨四宮,後三六合臨三宮,或欲出行者,于所向之方,呼其星辰之名,而行六十步,方左轉入太陰中。假如陽一局,甲己日丙寅時,六丙在八宮,以天上六甲,天蓬直符,加八宮,欲出東北方,呼其星辰之字,子禽行六十步,入太陰中,此時前二太陰臨四宮,前三六合臨九宮,左回入東南,及正南,皆太陰中也。凡出入用事,皆向六甲所在之方.呼其神名,五行相制,行六十步,左轉入太陰中。甲子旬首神名王文卿.若登壇拜將,欽授兵符.運籌發令儲糧,皆向其方,呼其神名。五行相制,行六十步,轉入太陰中,則發握如神。甲戌旬首神名徐何,若開渠、治路、決河,呼之而行如前。甲午旬首神名靈光,安營置陣,巡狩戰鬥者呼之。甲申旬首神名蓋薪,入草畋獵者呼之。甲辰旬首神名含章,求官拜將、臨民赴任者呼之。甲寅旬首神名監兵,揚兵振武,行軍者呼之。六甲內,管五行而動靜無方,其五行而含勝,有相生相剋。左手相天,右手法地,其神體好靜.故書五行相制,運化之道,無不兼該。見貴求官,左手書天字。商賈興販,親友嫁娶,書和字。入山捕獵,書獅字。部工居眾,書強字。過河治水,書土字、戊字。游山入道,書龍字。以上三遁,最宜隱遁,人莫能窺。天遁下盤合六丁,乃三奇之最靈,又為六甲之陰,謂奇門相合,有如華蓋之喪體也。地遁下盤臨六己,為六合之私門,又謂地戶之陰,謂奇門相臨,有如紫雲之遮體也。人遁下盤臨太陰,蒙昧之象。蓋陰晦不能睹萬物,謂奇門陰宮相合,如有陰雲之遮蔽也。右三遁之時,凡用事,興兵施為,出入修營宮室,萬事吉利。

飛鳥跌穴

  歌曰:丙加甲兮鳥跌穴。進飛得地,雲龍聚會,君臣燕喜,舉動皆宜。此時從生擊死,一敵萬人,百戰百勝。不論陰陽二遁,此時出兵、行營、遠遊,百事俱吉。君子利,小人凶,所謂天盤丙奇加地盤本時,甲旬頭也。假如大寒中元陽遁九局,甲己日辛未時,此時六丙在七宮,以直符,天英加時幹六辛于三宮,得六丙下臨六甲,於九官戊上。此名為飛鳥跌穴。假如大寒上局,陽三遁震宮,起甲子,甲己日丁卯時,天沖直符,加丁時幹離上,即六丙下臨六甲于三宮,此名飛鳥跌穴。

青龍回首

  歌曰:甲加丙兮龍回首。不問陰陽二遁,得此局,更合奇門上吉。雖無吉門,亦可用事,凡利見大人,舉兵利客.揚威萬里,從生擊死,一敵萬人,百事皆吉。假如陽遁一局.甲己日丙寅時,直符甲子戊,與開門相合,加于八宮地丙之上,此為青龍返首也。

玉女守門

  歌曰:又有三奇遊六儀。號為玉女守門扉。若作陰私和合事.請君但向此中推。三奇遊六儀者,乃天上乙丙丁游於甲子戊甲戌己甲申庚,甲午辛,甲辰壬,甲寅癸,之六儀也。玉女守門者,謂丁為玉女,而會天乙,直使之門也。如陽遁一局,甲己月庚午時,丁奇在兌,而庚午時亦在兌,休門直使加地丁七宮是也。故甲子用庚午,甲戌用己卯,甲申用戊子,甲午用丁酉,,甲辰用丙午、甲寅用乙卯。

三奇得使

  歌曰:三奇得使誠堪使,六甲遇之非小補。乙馬逢犬丙鼠猴,六丁玉女騎龍虎。甲戌甲午乙為使.甲子甲申丙為使,甲辰甲寅丁為使,其法甲木畏庚金,是以三奇所使,除去巳酉醜,而甲午甲戌拱乙未,且乙木生午墓戌故.乙為使也。火庫於戌,而亥宮,甲木生丙火.是以甲子、甲申拱戌亥,而丙為使也。丁卯為甲子之陰,甲寅、甲辰拱之,故丁為使也。乙為使者,乙奇加甲戌、甲午丙為使者,丙奇加甲子、甲申也。丁為使者,丁奇加甲辰、甲寅也。此時最吉假令陽遁九局,甲己日庚午時,此時六乙日奇下臨三宮,甲午是為乙奇得使。假令陰遁三局,丙辛日壬辰時,此時乙奇在杜門,下臨九官.甲午辛亦為乙奇得使。假令陽遁九局,乙庚日戊寅時,此時丁奇下臨四宮,甲辰是為丁奇得使,但乙奇加甲午辛乃青龍逃走,丙奇加甲申庚上,乃熒入太白,丁奇加甲寅癸,乃朱雀投江。兒此三者,尚有微疵不吉。如遇本旬直符同臨其上,方可用之而吉也。

神遁

  歌日:天上六丙合九天,再合生門神遁然。丙奇與生門下臨九天之位,得神靈所蔽其方.可以祭神靈,用聖術畫地,立籌,步鳳,置造壇場,刻鬼神,攝魔昧,自有威伏。更利攻虛、陰謀密計,玄妙開基,修建廟宇,塑畫褙表神像,以應神候。

鬼遁

  歌日:天上六乙合九地,臨于杜門鬼遁取。丁奇與休門相合.下臨九地之位,又曰乙奇與開門相合,下臨九地之位,得鬼神隱伏之蔽其方,可以探機.偷營劫寨,設伏攻虛,密伺動靜,詭詐文書.超亡,薦孤拔寡,以候鬼應。

風遁

  歌曰:天上六乙合三門,下臨巽宮風遁矣。又曰:丙奇與開門相合,下臨巽宮不犯墓。迫得靈奇順風爽帆之蔽。又曰:三吉門臨地盤乙奇。又曰:開休生三門與六丁星奇相合,下臨地下六己。又曰:辛儀與奇門下臨六乙,其方可以默吸風雲;噴噀旂旐。令眾士沉吟聽音。又丙奇開門相合,下臨坤宮,更宜禱祭風伯雨師,敵壘戰立旌旗,以候風應。雲遁歌日:天上六乙合六辛,臨三吉門雲遁取。又日:凡乙奇與開門合,下臨坤官不犯墓。迫得雲之蔽。又日:乙奇與開門合,下臨六辛,其方可以默吸風雲噴噀,甲胄音遙普遍,或記射雕為名,令士卒仰望,並及利求雨澤,助農稼.建立營造軍器,以候雲應。

龍遁

  歌曰:日奇合休于坎宮,此為龍遁雲從起。又日:伏吟乙奇與休門相合,下臨六癸,或在坎,得龍之蔽其方,可以祭龍神,祈雨澤,水戰演敵,計量江面,把守河渡,教習水戰,密運機謀,移舟轉向,下船開江,造置水櫃,祭禱鬼神,填堤塞河。修橋穿井,以應龍 候。

虎遁

  歌日:天上六乙合六辛,臨休到艮虎遁門。又曰,乙奇與生門臨六辛,得虎之蔽。一雲辛儀合生臨艮具方,可以招安,設伏邀擊.計度要害,據險守禦,建立山寨,措置關隘,防險修鑿,以候虎應。

天三門地四戶

  煙波文曰:天三門兮地四戶,問君此法從何處。太沖小吉與從魁,此是天門私出路。地戶除危定與開,舉事皆從此中去。入式歌雲:天乙會合女陰私。所謂天乙會合女陰私之事,要在三奇臨六儀,與三奇吉門合太沖,從魁小吉天三門,加除定危開地四戶,是謂福食、遠行、出入皆吉。歌雲:本月將名加時支,十二月將順遍數。太沖小吉與從魁,三方遊禍天門便。以月將加時支,順數也。假如:正月雨水後用午時出行,則以月將登明加于時支午宮,登明在午上,神後在未,大吉在申,功曹在酉,太沖在戌,戌方為天門,天罡在亥,太乙在子,勝光在醜,小吉在寅,寅方為天門,傳送在卯,從魁在辰,辰方為天門,餘仿此。以授時曆看,審訂太陽過宮方,可選用如去年十二月大寒節,某日時刻日纏玄枵之次,太陽在子,以神後出將加用時,世俗但知登明為正月將,卻不知待雨水節後,某日時刻日躔娵皆之次,太陽方過亥宮,以登明天月將,方可用登明天月將加用時,以次輪去,如遇從魁小吉太沖,即是天三門也。如得本日貴人到乾亥,就是貴人登天門。天罡辰,太乙巳,勝光午.小吉未,傳送申,從魁酉,一河魁戌,登明亥,神後子,大吉醜,功曹寅,太沖卯,正月亥,二月戌,三月酉,四月申,五月未,六月午,七月巳,八月辰,九月卯,十月寅,十一月醜,十二月子。歌雲:用時支上加月建,建除滿平一順流。定執破危相接去,成收開閉掌中周。除定危開為地戶,此方有難來修避。以月建加用時順數,如寅上起建卯為除,午為定,酉為危,子為開,三奇臨之大吉。正月寅上起建,二月卯上起建,餘仿此。如九月某日用巳時,則以戌建加于時支巳宮,除在午,午為地戶,滿在未,平在申,定在酉,酉為地戶,執在戌,破在亥,危在子,子為地戶,成在醜,收在寅,開在卯,卯為地戶,子午卯酉,四方俱吉。

地私門

  六合太陰太常君,三辰元是地私門。更得奇門相照耀,出行百事總欣欣。以天月將加所用正時,看貴人所泊何宮,即于貴人上起,貴人、螣蛇、朱雀、六合、勾陳、青龍、天空、白虎、太常、玄武、太陰、天后、順逆而行。陽貴人出於先天之坤,子上起甲幹順布,乙癸在醜,庚與乙合,戊與癸合,取幹德合者,為貴人,故庚戊二幹陽貴人在醜是也。己幹在未,甲與己合,故甲幹陽貴人在未,陰貴人出於後天之坤,申上起甲幹逆行,乙癸在未,庚戊得合,故庚戊陰貴人在未,己幹在醜,甲與己合,故甲幹陰貴人在醜。自亥至辰,陰陽貴順行,自巳至戌,陰陽貴逆行。若得六合太陰太常三神,與奇門同臨其方者,百事大吉。陽時宜擊,陰時宜陝。陽先舉,陰從應。凡欲擊者,為破,而擊之陝者,密而去之,其敗軍宜向六合下走而出也。假如以六合太陰太常為三辰,依圖推看在何方日支,自子至巳為陽用陽貴人,自午至亥為陰用陰貴人,假如丁亥日亥為陽日,丙丁豬雞位,則亥豬為陽日貴人,須用貴人加亥上順數去,卻是六合太陰太常何處即是地私門,此只論日不論時,然須得奇門方可用又一起例審太陽過宮,以月將加用時,尋本日貴人起星求地私門假如正月亥將,若甲日用辰時,即以亥加辰順數,去尋本日陽貴未到子,陽貴順行,則螣在醜,朱雀在寅,六合在卯,為私門,勾陳在辰,青龍在巳,天空在午,白虎在未,太常在申,為私門,玄武在酉,太陰在戌,為私門,天后在亥,如用陰貴,亦以亥加辰陰貴,醜到午,陰貴逆行,則螣蛇在巳,朱雀在辰,六合在卯,為私門,勾陳在寅,青龍在醜,天空在子,白虎在亥,太常在戌,為私門,玄武在酉,太陰在申,為私門,天后在未,餘仿此。陽貴詩曰:庚戊見牛甲在羊,乙猴己鼠丙雞方。丁豬癸蛇壬是兔,六辛逢虎貴為陽。陰貴詩日:甲貴陰牛庚戊羊,乙陰在鼠己猴鄉。丙豬丁雞辛遇馬,壬蛇癸兔屬陰方。

陰陽貴人訣

  旦貴用上一字,即上圖之乙、巽、丙、丁、坤、庚六時;夜貴用下一字,即上圖之辛、乾、壬、癸、民、甲六時。貴人所到之宮,自亥至辰,為陽支,宜順行;自巳至戌,為陰支,宜逆行。二圖當相合推用,但分之以知甲在卯宮,用暮貴巽在巳宮,用日貴,餘仿此。假如正月雨水後,太陽躔娵訾之次,月將在亥,則以亥加所用時之上下,以分旦暮,定其陰陽,又視貴人所到之宮,詳其陽支宜順,陰支宜逆,以求三辰所在之方也。假如甲日用卯時.屬下一字,用暮貴定為陽貴,則以亥加卯宮順行。陽貴人未在亥,亥為陽支,加貴人順行,六合在寅,太常在未,太陰在酉也。假如甲日用午時,屬上一字,用旦貴定為陰貴,則以亥加午宮順行:陰貴醜在申,申為陰支.加貴人逆行。太陰在戌,太常在子,六合在巳也。假如甲日用子時屬下一字,用暮貴,又定為陽貴人,則以亥加子順行;陽貴人在申,申為陰支.加貴人逆行。太陰在戌,太常在子,六合在巳,也餘仿此。

太沖天馬

  歌日:太沖天馬最為貴,卒然有難宜逃避。但當乘取天馬行,劍戟如山不足畏。歌雲:將支加在用時支,順輪十二逢卯止。卯止宮為天馬方,此方避難真亨利。以天月將加所用正時,順流去,遇卯字佳處,即是太沖、天馬方也。幾有緊急事,從天馬而出,可避禍也。先用月將加于本時,順數至卯,即太沖。太沖即天馬方也,其月將過宮之法,即太陽也。假如正月雨水前後,用子時月將,數至卯在辰上,逢卯字到辰,其辰上天馬方也。登明在亥,以亥加子宮,則子在於醜矣。

  天月將正月亥二月戌三月酉四月申五月未六月午七月巳八月辰九月卯十月寅十一月醜十二月子

  地月將正月寅二月卯三月辰四月巳五月午六月未七月申八月酉九月戌十月亥十一月子十二月醜

以授時曆看審訂太陽過 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宮方可選用太沖天馬方 時時時時時時時時時時時時

正月登明將太沖天馬方 辰巳午未中酉戌亥子丑寅卯

二月河魁將太沖天馬方 巳午未申酉戌亥子丑寅卯辰

三月從魁將太沖天馬方 午未申酉戌亥子丑寅卯辰巳

四月傳送將太沖天馬方 未申酉戌亥子丑寅卯辰巳午

五月小吉將太沖天馬方 申酉戌亥子丑寅卯辰巳午未

六月勝光將太沖天馬方 酉戌亥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

七月太乙將太沖天馬方 戌亥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

八月天罡將太沖天馬方 亥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

九月天沖將太沖天馬方 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十月功曹將太沖天馬方 醜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子

十一月大吉將太沖天馬方 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子醜

十二月神後將太沖天馬方 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子醜寅

三詐五假:

  歌日:奇及閘兮共太陰,三般難得總加臨。若還得二亦為吉,舉措行藏必遂心。陽遁直符前二宮為太陰,陰遁直符後二宮為太陰。謂奇門與太陰三者不能皆得,若得二者,亦吉,遇之可伏兵也。古經雲:凡欲經求萬事宜,體開生下合乙丙丁即吉。又取陰門相助,謂之三詐。凡太陰六合九地宮助奇門,全備用之,有十分之利。若三門合三奇無詐宮,謂之有奇。無陰得七分之利。若三門合太陰無三奇,謂之有陰無奇,犯者不利。若三門合三奇,下臨太陰宮,名曰真詐。若三門合三奇,下臨九地宮,名日重詐。若三門合三奇,下臨六合宮,名日休詐。真詐宜施恩隱遁求仙。重詐宜進人口,取財拜官授爵。體詐宜合藥,治邪祈禳之事。若杜門合丁己癸,下臨九地,名曰地假,宜潛伏。此三時加杜門者,可以藏形隱神。若杜門合丁已癸,下臨六合宮,利逃亡。若景門合乙丙丁,臨九天,名曰天假,乙為威德,丙為威武,丁謂太陰,三奇之靈,宜陳利,便進謁。幹求。若傷門合丁己癸,下臨九地,名日神假,利埋葬。若驚門合六合,下臨九天宮,名日人假,利捕逃亡。若杜門合丁己癸,下臨太陰宮,利遣人間諜探事。若死門合丁己癸,臨九地,名日鬼假,利超亡薦度。

亨亭白

  歌日:更得直符直使利,兵家用事最為貴。常從此地擊其沖,百戰百勝君須記。王璋日:亭亭者天之貴神也。背之擊其沖為勝,推法以天月將加所用正時,神後所臨之宮,即亭亭居其上也。如正月雨水後,太陽某日過亥,乃登明將。將者,太陽也。午時用事,即以天月將亥加午,子到未宮,即是亭亭在未上是也。宜背之。背者,坐其上也。白  者,天之 神也。合於巳亥格。于寅申一雲背亭亭擊白 ,以天月將加所用時,寅午戌三宮,見寅申巳亥,即孟神白 居孟神之位,白 常居寅申巳亥之位是也。如正月午時用事,以亥加午亥,即自*在午,宜擊之。又如正月卯時用事,以亥加卯數至辰上.得子亭亭在辰也。數至午上、得寅白*在寅是也。背亭亭者,大將背抵亭亭之位,而擊向白  之方是也。
白 方 巳申亥寅已申亥寅巳申亥寅
日   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亭亭方 巳午未申酉戌亥子丑寅卯辰
正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亨亭卯 辰 巳 午 未 申 酉 戌 亥 子 醜 寅
白 亥 寅 巳 申 亥 寅 巳 申 亥 寅 巳 申

三勝宮五不擊

  歌曰:天乙之神所在宮;大將宜居擊對沖。假令直符居離九,天英坐起擊天蓬。湯謂日:第一勝天乙宮,天上直符乘為天乙宮,上將居之用兵,而擊其沖,百勝按萬。一訣雲:若在陽遁,即用天上直符所居官,上將居之用兵,而擊其沖,百勝後。第二勝九天宮,陽遁天上直符,一為九天陰遁直符,前一為九天,我軍立九天之上,而擊其沖,則敵人不敢當我之鋒。第三勝生門宮,謂生門合三奇之吉宮,上將引兵從生門擊死門,百戰百勝。上將引兵背生門擊死門。又日:背亭亭向天門一勝,背月建二勝,背生擊死三勝,大同小異也。假令大寒上元陽三局,甲己日丁卯時,天上直符,乘六丁,臨九宮,正南,為天乙宮,為第一勝也。九天四宮,東南,第二勝也。生門與丁奇合臨七宮,正西,第三勝也。假令陰八局,甲己之日戊辰時,地下直符在八宮,東北,天乙宮為第一勝。九天在三宮東,為第二勝。生門臨四宮東南,為第三勝。湯謂曰:五不可擊,第一不擊天乙宮,第二不擊九天宮.第三不擊生門宮,第四不擊九地宮第五不擊直使宮。已上皆不可擊。假令陽八局,丙辛日辛卯時,天乙在坤二官,西南:生門在三宮,正東;九地在四宮.東南:直使在爪宮,東北。已上並不可擊,我軍居之,必雄勝。假令陰七局,甲己之日丙寅時,天上直符臨九宮,陰遁,前一九天在二宮.西南:生門在一宮,正北:九地在七宮,西方;直使在五官,寄坤二官,西南。已上不可擊,我軍居之.必雄勝。注雲:土將居之,引兵而擊其沖.百戰百勝也。

青龍逃走

  歌日:六乙加辛龍逃走,金為太白乃白虎。木為青龍金克木,龍虎相戰凶。王璋曰:此時不宜舉兵,主客俱傷,百事凶。《奇門大全》雲:六乙加辛,此時舉兵動眾,主失財,遺亡破敗。又日乙加庚亦是。假如立秋上元陰遁二局,丙辛日己亥時,六乙在三宮,以直符天任加時幹六己于一宮,即六乙下臨六辛于八宮,此時青龍走也。白虎倡狂歌日:六辛加乙虎倡狂。赤松子雲:刀逢暗磨.疑如之何。彼欲見害,無陰可和。六辛加六乙,白虎也。悲哀若與幹錢財,自己須防災。華蓋屬金為白虎,故辛加乙為白虎倡狂。王璋日:天上六辛加地下六乙,此時不宜舉事.主客兩傷,婚姻、修造大凶。假如小暑中,陰遁二局,甲己之日壬申時,此時天芮直符,加天盤六辛,下臨于三宮,原乙在三宮,是為白虎倡狂也。

朱雀入江

  歌日:六丁加癸雀入江。丁屬火為朱雀,癸屬水.故丁加癸朱雀入江。《奇門大全》雲:丁加癸,主文書牽連,或失脫文書.占家宅有驚恐怪夢。用兵防*。王璋曰:天上六丁加地下六癸,名日朱雀入江,使人百事皆凶。六丁加六癸,朱雀入水流,口舌猶未罷,官事使人愁。又曰:或有訴訟,自陷刑獄,或聞火起,不必往救。假如夏至中元陰遁三局,甲巳日壬申時,此時六丁在六宮,以直符天沖加時幹六壬于八宮,即六丁下臨六癸于七宮,是為朱雀投江也。

騰蛇躍蹺

  歌日:六癸加丁,蛇躍蹺。六癸加六丁,躍蹺迷路程,憂惶難進步,端坐卻不寧。謂癸屬水為北方玄武龜蛇,丁屬火,故癸加丁為騰蛇躍蹺。王璋曰:天上六癸加地下六丁,名騰蛇躍蹺,此時百事不利。假如冬至下元陽遁四局,丙辛日戊子時,此時六癸在九宮,以直符天心加時幹六戊于四宮,即得天英為六癸,下臨六丁于一宮,是為騰蛇躍蹺也。雖有奇門臨,亦主虛驚不寧。

大隔

  歌曰:庚加癸兮為大格。六庚如加癸,圖謀未可通。求人終不見,端坐即還宮。湯謂曰:六庚加癸名曰大格,時也,謂天上六庚臨地下六癸,此時不可用,百事凶,遺亡亦不可得,求人即不在反招其咎。大格不宜遠行,車破馬死,造作人財破散也:假如秋分下元陰遁四局,甲己日丙寅時,此時六庚在二宮,以直符天輔加時幹六丙于六宮,即得天丙六庚下臨六癸于八宮,此名大格也。

小隔並歲隔月隔日隔時隔

  歌曰:加壬之時為小格,又兼歲月日時移。六庚加六壬謂之小格,一雲伏格。當此之時,並不宜出師。論歲格:《三元經》雲:六庚加當年太歲之幹,名曰歲格。此時用事凶。《奇門大全》雲:六庚加今歲幹,如甲子年庚加甲子也,大凶。六庚加年月日時幹動,有凶隔,聞客先敗。占家宅年為父母,月為兄弟,日為己身,時為妻男假令辛醜辛立春中元陽遁五局,歲午在辛,以甲己之日癸西時,六庚在七官,以直符天禽加六癸于一宮,即見天柱六庚下臨六辛歲幹于八宮,此名為歲格也。論月格:《三元經》曰:六庚加月朔格,為凶時也。假如立春上元陽遁八局,月朔幹在甲己日丁卯時,此時六庚在一宮,以直符天任加六丁于五宮,即得天蓬為六庚,下臨月朔幹六己於九宮此名月朔格也。論日格:《三元經》日:六庚加當日日幹為日幹格,此時用事大凶。假如小暑下元陰遁五局,日幹在甲己日丙寅時,以天禽為直符加時幹六丙于七宮,即六庚在七宮下臨六己于四宮,此名日幹格。論時格:《三元經》曰:六庚加本時幹者.為時格,亦名伏吟格。假如小寒上元陽遁二局,丙辛日己丑時,六庚在四宮,以直符天輔加時幹六己于三宮.此為時格也。凡六庚為直符,其十時皆為時幹格也。

刑隔

  歌日:加己為刑最不宜。六庚加六己,赤地須千里。遠行車馬墮,軍兵半路止。湯謂曰:六庚加六己為刑格,謂天上六庚加地下六己,此時出軍,軍破馬死,中道而止,士卒逃亡,慎勿追之,反招凶咎。《奇門大全》雲:六庚加六己,求謀主失名,破財疾病。假如大寒上元陽遁三局,甲己日丙寅時,此時六庚在五宮寄二宮,以直符天沖加時幹六丙于一宮,即得天禽為六庚,下臨六己于四宮,此名刑格也。巽巳同宮,巳刑申也。

勃隔

  歌日:丙為勃兮庚為格,格則不通勃亂逆。天丙加地庚為勃,天庚加地癸為格。天上六丙加年月日時之幹直符類同。凡舉百事,主綱紀紊亂。經曰:丙丁直為勃,火星焚大屋,移室且安。然獨自聞愁哭。庚加年月日時幹,假爾為客不宜爭.統兵領眾避此時.惟宜固守,不移行。以上勃格,如不得已運籌佈局,反閉而去.變凶為吉也。凡遇六丙六庚之時,為直符加時幹,則十時皆勃格也。

熒入白

  歌曰:六丙加庚熒入白,熒入白兮賊須滅。天盤丙如地盤庚,是火入金鄉,此時聞賊當退。假如小滿上元用陽遁五局,丙辛之日戊戌時,此時六戊在五宮,以天任直符加時幹六戊于五宮,得六丙下臨六庚于七宮,即熒惑入太白也。《奇門大全》雲:丙加下庚也,此時戰宜回避,不宜衝擊,占賊來,信必虛詐。赤松子雲:熒惑入太白.上下相擊剝。內往外滅.以讒賊陷。詩曰:二星相入兇氣橫,任得奇門慎勿行。此星若也行,兵去金火之辰,是惡神。又曰:六丙來加六庚上,真賊逃避不為災,假如陰六局,甲己日丙寅時,六丙在八宮.以直符天心加時幹,即六丙下臨六庚于四宮,此為熒惑入太白,占賊不來,天英天景門到七六宮,亦是火到金鄉也。

白入熒

  歌曰:六庚加丙白入熒,白入熒兮賊即來。天盤庚加地盤丙,乃金入火鄉。而受克凶,對敵宜防賊。假如清明上元用陽遁四局,甲己之日壬申時,此時六壬在八宮,以天輔直符加時幹六壬于八宮,得天心為六庚加臨六丙于二宮,即太白入熒惑也。湯謂曰:庚為太白丙為熒惑,若此時對敵,宜防賊來。上盤六庚加下盤六丙是也。詩日:天上六庚加六丙太白入熒賊欲來。假如夏至中元陰遁三局,乙庚日戊寅時,六庚在一宮,以天芮直符加時幹于三宮,即六庚下臨六丙于二宮,即太白入熒惑,又天心天柱到離官,亦是金入火鄉也。

伏幹格

  歌曰:庚加幹為伏幹。大乙伏幹格,《三元經》日:六庚為太白加日幹,即為伏幹格。此時主客鬥傷.皆不利。詩日;日幹若遇六庚臨,以此名為伏千侵,若是戰鬥須不利。大都為主必遭擒。假如小滿上元陽五局,甲申日壬申時,六壬在九宮,即天柱為六庚,下臨九宮.見今甲申,是為天柱六庚所加也。此為天乙伏幹格。

飛幹格

  歌日:日幹加庚飛幹格、詩曰:日幹及臨庚飛幹格,偏明爭戰還不利,為客最平平。《三元經》曰:今日之幹加六庚飛幹格,此時戰鬥主客兩傷。假如小滿上元陽遁五局,甲己日庚午時,此時甲子在五宮寄二宮。以直符天禽加時幹六庚于七宮.即得日幹六甲,下臨六庚于七宮,此名飛幹格也。

伏宮格

  歌曰:庚加直符天乙伏一庚加直符宮伏宮格,為宗交鋒多不利,為客少成功。《三元經》曰:六庚加直符,名為天乙伏宮格,此時客主皆不利。鬥戰交兵氣自衰,占見人不在,占來人不來。《奇門大全》曰:六庚加天乙直符.此時主客皆不利。假如立春下元陽遁二局.甲己日壬申時.此時六壬在六宮,以天上天芮為直符.加地下六壬,于六宮,即得天輔為六庚下臨直符天芮,子二此名天乙伏宮格也。

飛宮格

  歌曰:直符加庚天乙飛。飛宮是何星?直符加六庚。兩敵不堪爭,為主似不贏。《三元經》曰:直符加六庚,名天乙飛宮格。此時主客不利。《奇門大全》雲:此時固守.出則大將遭擒。假如春分中元陽遁九局,甲己之日日中庚午時,此時六庚在二宮,天英為直符,以天上直符加時幹六庚于二宮,即得天英為直符,下臨二宮,見六庚.此名天乙飛宮格也。

六庚加宮六庚同宮格

  歌日:加一宮兮戰在野,同一宮兮戰于國。庚加日幹,日幹加庚,俱不利。如庚加一宮,或天盤庚,或地盤庚,同一宮,皆主戰不利。天乙格謂六庚臨天乙所居,地宮也,戰於野,凶也。天乙太白格,謂天乙直符.與六庚同宮.而行戰于國.凶也。加時與太白格,利野鬥.若直使加六庚,宜固守.伏藏。凡遇諸格之時,用兵主客俱不利。占人在否格,則不在,占人來否格,則不來。

三奇受制

  王璋曰:乙奇臨乾驚門庚辛囚死.乃木入金鄉也。丙奇臨坎休門壬癸囚死,乃火入水鄉也。此謂三奇受制.萬事不可舉也。

五不遇

  歌日:五不遇時龍不精,號為日月損光明。時幹來克日幹上,甲日須知時忌庚。葛洪日:五不遇時者,謂剛柔日相克,而損其明。縱有奇門不可行百事,凶。甲日庚午時,乙日辛已時,丙日壬辰時,丁日癸卯時,戊日甲寅時,己日乙丑時,庚日丙子時,辛日丁酉時,壬日戊申時,癸日己未時,乃時幹克日幹,陽克陽幹.陰克陰乾,名為主本不和,極凶。

三奇入墓

  歌曰:三奇入墓好思推,甲日那堪見未宮。丙奇屬火火墓戌.此時諸事不須為。更兼六乙來臨未,星奇臨八亦同論。此乃乙丙丁奇臨六宮在戌,謂之入墓.不但奇臨之遇,丙日見戌時亦是。王璋曰:三奇墓者.謂六乙日奇下臨二宮,六丙月奇到六宮,六丁星奇下臨八宮.是謂三奇入墓也。假如陰遁四局,丙辛日庚寅時六丙月奇下臨六宮,是謂月奇入墓。凡遇三奇入墓,縱有奇門,不可舉兵,百事皆凶也。經雲:三奇入墓何時辰.丙奇乾上乙臨坤,或遇丙奇居戌上,還加丁向醜中存。歌日:又有時幹入墓宮,課中時下忌相逢。戊戌壬辰兼丙戌,癸未丁醜己同凶。葛洪日:三奇者,謂丙戌時,時為月奇入墓之時。又曰:幾遇乙庚日丁丑時,為丁奇入墓,黃昏是丙戌時,故為月奇入墓之時,是為三奇入墓。

  丙戌時丙屬陽火,火墓在戌。壬辰時壬屬陽水,水墓在辰。丁丑時丁屬陰火,火墓在醜。癸未時癸屬陰水,水墓在未。戊戌時戊屬陽土,土墓在戌。己丑時己屬陰上,土墓在醜。故戊己中央之土,賴母而生。蓋以戊同丙火生於寅已,同丁火生於酉,前六時幹辰入墓,亦不可用。

六儀擊刑

  歌日:六儀擊刑何太凶?甲子直符愁向東。戌刑在未申刑虎,寅已辰辰午刑午。六甲地支相刑,與自刑也。如甲子見卯,甲戌見未,甲申見寅,甲寅見巳,為相刑。甲辰見甲辰;甲午見甲午為自刑。葛洪日:六儀擊刑者,謂六甲直符加所刑之地也。甲子直符加卯.卯刑子也。甲戌直符加未,戌刑未也。甲申直符加寅,申刑寅也。甲午直符加午,午自刑也。甲辰直符加辰,辰自刑也。甲寅直符加巳,寅刑巳也。王璋曰:甲子直符加三宮,甲戌直符加二宮,甲申直符加八宮,甲午直符加九宮,甲辰直符臨四宮,甲寅直符臨四宮,已上皆為六儀擊刑。郭璞論:三合之刑,金剛火強,各刑本方,水流趨東,木落返本。甲寅甲午甲戌火局,刑巳午未,南方;巳酉醜金局,刑申酉戌西方;甲申甲子甲辰水局,刑寅卯辰東方;亥卯未木局,刑亥子醜北方。假令冬至上元陽遁一局,甲己之日夜半,甲子為直符.至日出卯時,是六儀擊刑也。至庚午時,以甲子直符,加六庚于三宮,即六儀擊刑時也。其時極凶,不可用事。

伏吟格

  歌日:就中伏吟為最凶,天蓬加著地天蓬。九星伏吟上盤天蓬,加地盤天蓬,乃九星仍在本宮不動,謂之伏吟,主孝服,損人口。湯謂雲:甲子來加甲子,為伏吟,不宜用兵,惟宜收斂貨財。凡六甲之時,門符皆是伏吟。假令冬至上元陽遁一局,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時天蓬直符,加臨一宮,時幹在一宮,此名門符皆伏吟也。

反吟格

  歌日:天蓬若到天英上,須知即是反吟宮。九星反吟者,天盤一宮上蓬星加地盤九宮,英星上為反吟,余八同宮。此直符反吟謂上盤甲子加下盤甲午,上盤甲戌加下盤甲辰,遇奇門蓋之,不至凶害,不然災禍立至。

  湯謂日:子來加午,為反吟。此時不利舉兵,動眾,惟宜散恤倉庫之事。凡星符對沖皆反吟。假令冬至上元楊=陽遁一局,甲己日乙丑時,六乙在九宮,以天上天蓬直符,加臨時幹在九宮,即是直符反吟,反吟伏吟,門若遇此,雖得奇不可用。

門迫宮迫

  歌日:宮制其門不為迫,門制其宮是迫雄。《三元經》日:吉門被迫則吉事不成,凶門被迫,則凶事尤甚。宮制其門是凶,迫門制其宮為吉。迫門生宮為和宮,生門為義。假令開門臨三宮,休門臨九宮,生門臨一宮,景門臨七宮,為吉門被迫,則事不成不吉也。假令傷門、杜門臨二宮、八宮,死門臨一宮,驚門臨三、四宮,為凶門被迫,則為凶尤甚。

天網四張格地網即壬臨時幹不贅

  歌日:天網四張無路走,一二網低有路蹤。三至四宮行入墓.八九高強任西東。天網者,天上六癸所加之下是也。凡六癸之時.亦是如在一二三四宮,為尺寸低,在五六七八宮為尺寸高。遇之不可出,出必傷。若被客圍,卻從卯未酉三宮,看何門奇可破,出無妨。假令大暑下用陰遁四局,乙庚日己卯時,此時天上六癸在八宮,以天沖直符,加三宮得天任為六癸,下臨八宮,天盤癸加地盤癸,即天網高八尺矣,陽遁此例也。《奇門大全》雲:天網四張,動眾出兵,,忌逢若急事,避難作法,一人獨出,追兵至此,即自反傷。如天上六癸直符,加地上一二三四宮,為尺寸低,若臨六七八九宮,為尺寸高,此時萬事不宜,雖合奇門吉宿,亦不宜用。如破陣欲取道出行,宜兩臂橫負一刀,則呼天輔之名,甸闖而出,則天網自敗,自無所傷矣。若臨六七八九宮,其尺寸過人,尤不可用。將兵須當隱伏,若敵人來攻,當自潰敗。天網四張,不可當此時用事,有災殃。若是有人強出者,立便身軀見血光。

伏錯休囚

  歌白:十幹加伏若加錯,入庫休囚吉事危。時加六戊,乘龍萬里,莫敢呵止。六戊為天門,又為天武,宜以遠行萬里,百事吉。戊為天門,兇惡不起,當從天上六戊出,故日乘龍萬里,兇惡不敢害。雞不鳴,犬不吠,將兵客勝。聞憂無,聞喜有,利以遠行,市賈,小人驚走亡命。假如立春中元陽遁五局,甲己日戊辰時,此時六戊在五宮,寄坤二,以直符加時幹,即六戊臨二宮,出西南吉。時加六己如神所使.不知六己出被凶咎,故己為六合。此時宜深謀秘密之事,當從天上六己出,不宜市賈、顯揚之事。隱匿如神,所使不知。六己者,謂為顯赫,必逢殃咎,又為地戶,獨出獨入,無有見者。將兵聞喜無,聞優有。利以出官、嫁娶,小人不利,亡命驚走。若占人,有逃亡陰私之事。時加六庚,抱木而行。強有出者,必見鬥爭謂庚為天獄,此時凶強有出者,必遇刑罪。故日:能知六庚,不被五木。不知六庚、誤使入獄。或被陵辱,將兵主勝不利客。利屯營固守,聞憂有,聞喜無。市賈道死、物傷、無利,入官、嫁娶、凶。六庚之時,惟宜固守,能知六庚之時,謂此己下至六癸時,不宜出動。時加六辛,行遇死人。強有出者,罪罰纏身。此時行兵,出入並凶。強有出入,斧鑽在前,行為受累。故日:能知六辛所往,行來不知六吉,反凶也。

九星所屬

大益樞京天輔武曲紀星

執慶剛昱天禽廉貞網星

總網星連住總承符元天心文曲紐星

凝革好化天衝破軍關星

英明集革天任星

陰襲大衍天蓬隱光右弼星

陽碟孚慶天芮洞明左輔星

照中勳今天英貪狼太星

通玄須變天柱祿貞星星

  《三元經》曰:輔禽心星為上吉,沖任次吉理須明。大凶天蓬與天芮,小凶天柱及天英。更論五行旺相氣,吉凶輕重自然分。大凶旺相凶卻小,小凶旺相號中平。吉星旺相吉無比,若還無氣也中平。凡吉宿亦要遇旺相,若遇休囚廢沒,亦不可用經。曰若上吉次吉星無旺氣,則中平秉旺相氣則大吉,秉死休囚廢則為凶。以意審用之。九星休旺者,謂九星各旺於同類。月相於我生月,休於生我月,囚於官鬼月,死于妻財月。日時同。

五行旺相休囚

木旺東相北休南囚西 火 旺南相東休西囚北

金旺西相南休北囚東 水 旺北相西休東囚南

土旺於四維辰戌醜未無所不用也

九星 旺 相 休 囚 旺 相 廢 休 囚

天蓬水星 亥子月寅卯月申酉月巳午月辰戌醜未月

天任芮禽土 辰戌醜未月申酉月巳午月亥子月寅卯月

天沖輔木星 寅卯月巳午月亥子月辰戌醜未月申酉月

天英火星 巳午月辰戌醜未月寅卯月申酉月亥子月

天柱心金星 申酉月亥子月辰戌醜未月寅卯月巳午月

天蓬,字子禽。宜安撫邊境,修築城池。春夏將兵大勝,秋冬凶亡。其士卒利主不利客,嫁娶兩凶,移徙失火,鬥爭見血光,入宮火盜賊,修營宮室,商賈皆凶。

訟庭爭競遇天蓬,勝捷威靈萬里同。春夏用之皆大吉,秋冬用此最為凶。嫁娶遠行應小利,葬埋修造亦閒空。須得生門同丙乙,同之萬事得昌榮。

天芮,字子成。宜崇尚道德,交結朋儕。受業師長吉,不可用兵.嫁娶.爭訟、移徙、築室,秋冬吉,春夏凶。

受道交結宜芮星,行方直此最難明。出行用事宜先退,修造安墳發禍刑。盜賊憂惶驚小口,更宜因事橫官非。縱得奇門從此宿,求其吉事也虛名。

天沖,字子翹。宜出報仇。春夏兵將勝,秋冬無功。不宜嫁娶、移徙、入官、築室、祠祀、市賈。

嫁娶安營產女驚,出行移徙遇遭迍。修造埋葬皆不利,萬般作事且逡巡。

天輔,字子卿。宜蘊身守道,設教修理。將兵春夏勝,得托地千里。嫁娶多子孫,利移徙、入市、入官、修營。春夏有喜。

天輔之星遠行良,葬埋起造福添長。上官移徙皆吉利,喜溢人財萬事昌。

天禽,字子公。宜祭祀求福,斷絕群凶。將兵四時吉,百福助之。不戰用謀,敵人畏服。賞功、封爵、移徙、入官、祠祀、商賈、嫁娶吉。

天禽遠行偏宜利,坐賈行商皆稱意。投渴貴人兩益懷,更兼造葬皆豐遂。

天心,字子襄。宜療病合藥,將兵秋冬勝,得地千里,春夏不利。嫁娶、入官、築室、祠祀、商賈,秋冬吉,春夏凶。利見君子,不利小人。

求仙合藥見天心,商途旅福又還新。又將遷葬皆宜利,萬事逢之福祿深。

天柱,字子中。宜迍兵自固,隱跡。將兵車傷卒死,不宜移徙、入官、市賈,宜嫁娶修造祭祀。

天柱藏形謹守直,不須遠出及營為。萬種所謀皆利益,遠行從去見災危。天任,字子韋。宜請謁通財,將兵四時吉,萬神助之,敵人自降。嫁娶多子孫,入官吉。移徙築室凶。

天任吉宿事皆通,祭祀求官嫁娶同。斷滅群凶移徙事,商賈造葬喜重重。

天英,字子威。宜出入遠行,飲晏作樂利。不宜嫁娶、出兵、移徙、入宮、築室、祠祀、商賈。

天英之星嫁娶凶,遠行移徙不宜逢。上官文武皆宜去,商賈求財總是空。

天輔之時

《三元經》日:天輔之時,有罪無疑斧鑕,在前天猶赦之,此時有罪皆能自釋。‘甲己之日己巳時,乙庚之日甲申時,丙辛之日甲午時,丁壬之日甲辰時,戊癸之日甲寅時,是天輔之時也。

遁甲利客

經日:天盤星克地盤星,在四時旺相日時,有本方五色雲氣在其方來助,則客勝也。地盤星克天盤星,在四時旺相日時,有各方五色雲氣在其方來助,則主勝也。
天蓬加九宮利為客,若在秋冬之月壬癸亥子日臨戰,有黑色雲氣從北方來助戰,客大勝。

天柱天心加三宮四宮,利以為客。若在秋月及季夏之月庚申辛酉日臨戰,有白氣雲色從西方來助戰,大勝。

天任天禽天芮加一宮,利以為客。若在四季月戊己辰戌醜未日,有黃雲氣從東北來助戰,客大勝。

天英加七宮,利以為客。若在春夏月丙丁巳午日,有赤雲氣從南方來助戰者,客勝。

遁甲利主

天英加一宮,利以為主。加秋冬月壬癸亥子日,有黑雲從正北來助戰者,主大勝。
天任天禽天芮臨三宮四宮,利以為主。如冬夏之月甲乙寅卯日,青雲從東南正東來助戰,主大勝。

天蓬加八宮,利以為主。如在四季月戊己辰戌醜未日,有黃雲從東北西南來助戰者,主勝。

天輔天沖加六宮七宮,利以為主。如在季夏及秋月庚申辛酉日,有白雲氣自正西及西北來助戰者,主勝。

天柱天心加九宮,利以為主。如在春夏月丙丁巳午日,有赤雲氣從正南來助戰,主大勝。

九星子時克應

天蓬值子,多不利入宅、安墳、上官、下穴,主有口舌爭訟。作用之時,有雞鳴、犬吠、宿鳥鬧林,或鳥北方爭鬥而飛,造葬後主有缺唇人。至六十日應雞生肉卵,有官訟至,主退財。

天芮值子時,秋冬用之吉,春夏凶。不可用,作用之時,主有走禽驚,西南火光,二人相逐為應。造葬後,主有貓兒顛犬傷人,公事發,六十日內有女人自縊事,秋冬作用.當進羽音人。田地及妻女。

天沖值子時,主有大風雨至。仙禽噪、鍾鳴為應。造葬後.六十日有生氣物入屋,周年田蠶倍收,更防新婦產死。吉因口舌得財。

天輔值子時,若反吟,主天中有物衣,明西方有人穿紅白衣人前來大叫為應。造葬後六十日進商音人、物產,野猿猴入屋甑鳴,時主加官進祿,生貴子。若門奇並到有十二年,大旺。

天禽值子時,主有懷孕女人來,及紫衣至為應,造葬後六十日,雞上籬,犬銜花,儒人送物至為應,主因武得官,進田土、財物、廿年後,財穀大旺,人丁千口。
天心值子時,主有人爭鬥。鼓聲從西北為應。造葬後百日內,赤面人作牙,進商音人、古器及畫軸,家內生白雞,十二年內田蠶大旺,後因賭博、見訟破財。

天柱值子時作用,主有大風四起,火從東至,缺唇人為應,造葬後六十日內.主有蛇犬傷人,遇刀刃殺人,血光破財。

天任值子時作用時,主有風雨至,水畔雞鳴,東南方有持刀人遇為應。造葬後百日內,主新婦自離,三牙須人及木姓人上門,由賴退田產出,人男盜女 娼。

天英值子時作用時,有鑼聲自西北至,及三五人把火伐木為應,造葬後,主有缺舌人破家業,三年內血光自刎,小兒因湯火死。

九星丑時克應

天蓬值丑時,主樹倒傷人。有雷電作,及風雨為應。造葬後七日內,雞生鵝子卵,犬上主屋,主喪小口。三年後白頭翁作牙,進商音人、田契,大旺財穀,十年後即退敗。

天芮值丑時作用時,有金鼓聲向西北至,造葬後七日,有烏龜自林中出,六十日被盜賊退財,口舌官事至。

天沖值丑時作用時,主雲霧,以合小兒成群來,及婦人為應,造葬後烏貓生白子,拾得古鏡發財,周年得僧道、田契、生貴子。

天輔值丑時作用時,主東方有犬吠,有人持刀殺人鬥叫。造葬後有白兔野雞入室,六十日內,僧道送物,及東南方羽音人送文契至,遠行信歸,周年添進人口,大旺血財,加官進祿。

天禽值丑時,有孝婦人持錫器來,小兒拍掌笑,吹笛打鼓叫鬧為應。造葬後賭博獲財,或拾窖發財,三年後因獲盜賊致富。

天心值丑時作用時,北方有匠人攜斧至,樹木上生金花為應,造葬後六十日,進羽音人金銀器,三年被火,一貧徹骨,出入弄蛇戲犬。

天任值丑時作用時,有青衫婦人攜酒至,四方有鼓聲為應。造葬後半年後,進無名財物,周年有鸚鵡入屋,主口舌得財,三年後貓犬相咬,生請舉。

天英值丑時,東北方有師巫人至,及鑼聲為應。造葬後一月內,主火燒屋,一年內大作,人言百怪,俱見死亡大敗。

九星寅時克應

天蓬值寅作用時,有青衣童子持花來,北方有和尚裏衣頭巾至,女人著衫裙至。造葬後有賊劫家財,六十日內,有蛇入屋咬人,因馬牛死傷人,及鬼打屋,三年後進田地,大旺財穀。

天芮值寅作用時,有瘦婦懷孕至,更有蓑衣人至。葬日有奇門旺相,六十日有水牛入屋,大進血財,加官進祿,子孫大吉。

天沖值寅作用時,有貴人乘轎至,及童執金銀器至。造葬後二十日進角音人,契字六畜及琉璃入屋,六十日雞母啼家,主死,因口舌爭訟得財大發財穀,主生乙巳,丁人發福。

天輔值寅時,當見公吏人手執鐵器,及藝人攜物至為應。葬造後六十日內,白鼻貓兒咬雞時,有賊送財寶至,赤面人作牙,進羽音人、田契,十二年大發,生貴子。
天禽值寅時作用時.金雞亂鳴.玉犬吠.有人帶深笠至。造葬後六十日.進羽音契字,發人丁田旺木。

天心值寅作用時,有白鷺鳥,及水禽至,金鼓四鳴,女人穿青衣攜籃至。造葬後遺火燒小口,六十日內,由賴公事至,百日內,大進金銀,因拾得吉窖,進商音羽音人物產,三年內因妻得財生貴子。

天柱值寅時作用時、有牛馬喧叫,及僧道人持蓋大雷雨至,喜鵲喧噪。葬造後六十日內,有賊牽連公事,因公事說訟破財,女人墮胎,產死。

天任值寅作用時,女人成隊把火前行,童子拍手大笑,西北有人轎馬至。葬造後六十日內,甑鳴婦死,百日內,進六畜.女人財寶自至.田蠶大旺。缺唇人爭訟,婚事敗。

英值寅,東方有軍馬至,及捕魚獵網人至。葬造後女人因行路拾得財寶,六十日內,進寡婦人田產契書,百日雷打屋即敗。

九星卯時克應

蓬值卯,黃雲四起,婦人把鐵器前來,大蛇橫過。造葬後十日內,角音人相請。半月內,有徽音人送財物。六十甘內,女人因賊牽執大破財。百日拾得窖財大發。
芮天沖值卯時,有女人穿紅送物,及貴人騎馬至,兩犬相咬,水牛作聲。造葬後六十日,進東方絕戶產業,因湯火傷,小兒進血財,及羽音人物二年內婦人墮胎,產死。

輔值卯作用時,女人挑傘至,及師巫吹角聲,葬造後六十日,大發添人丁,有生氣入屋,旺財谷,因女人公事得財帛,及田地契字。

禽值卯大風東起,小禽四叫,懷孕婦人至,造葬後半年,貓兒自來園內,得窖大發。

心值卯作用時,有跛腳婦人相打,及犬吠,鼓聲北方有人轎至,葬造七日內,進橫財三年,後有牛自來大旺六畜,有人請因軍得財。

柱值卯有瘦婦持刃至,及僧道持蓋至,及女人相罵。葬造後六十日內,火笑雞母啼晝鳴,犬上屋。周年疫病死絕。

任植卯,有老人持杖至,及喜鵲喧噪為應。葬造後七日內,有人進古器物,六十日內,外因女人獲財寶,進牛羊六畜,因賭博得財加官進職。

英值卯時作事時,有女人持燈來應,或執木棍來應。若見雷鳴應,六十日內,進女人財寶,因而大發。

九星辰時克應

蓬天芮值辰東北方,樹倒打人,鼓聲四起,女人著紅至。葬造後烏鴉四鳴繞屋,有劫賊至,破財,六十日有風腳人上門,由賴後家生貴子,大發財穀。

沖值辰,主鯉魚上樹,白虎出山,僧道成群。至葬造後,抬得黃金白銀物大發,橫財七十日內.來因家,主見傷折之災,一女一男進。

輔值辰,白羊與黃犬相撞,賣油人與賣菜米人相撞,白衣小兒哭,懷孕婦人至。葬造後大發財穀,一年內雙生貴子。

禽值辰,有師巫術人相爭大叫,及東方鴉噪,葬造後六十日內,有僧道人及絕戶送物產至。

心值辰,有雲從西北起,青衣人攜魚至,女人僧道同行。葬造後六十日,井中氣如雲出,三日內.家生貴子,請舉及第,大富貴。

柱值辰,有人扛樹過,及男人持鼓過,黃衣老人持鋤至。葬造後六十日,鳥貓生龍子,雞生雙子,進北方人財物,寡婦送契至,紅面人佐牙,進羽音人田產。英值辰,西北方大雨至,雞飛上樹,女人著紅衣,攜籃至。葬造後七日內,有生氣入屋,六十日內,進橫財大發。

九星巳時克應

蓬天芮值巳.有駝背老人披蓑衣至,女攜酒及師巫人至。葬所造後一百日.因火大獲橫財,至周年因武獲職,加官進祿。

沖值巳,有牛相打,羊爭行,女人相罵,西南方有鼓聲喧鬧。葬造後六十日內,蛇咬雞,牛入室,有女人送契至,一百日犬生花子,大旺田財。

輔值巳,有人相打,女人抱布來,風四起,小童歎叫。葬造後六十日內,進東方人財物,有魁運禾大發。

禽值巳,有白頸鴨成隊飛鳴,及師巫人相打,貴人騎馬過。葬造後七十日,有婦人來,合生貴子,成家立產,三年田產大旺。

心值巳,有女人著青,抱小兒至,紫衣人騎馬至,烏龜上樹。葬造後半月內,得四方人財物,跛人作牙.進商音產契,六畜興旺,三年內,女人成家,寡母坐堂。

柱植巳,有黑牛過,鐘聲鳴,豬上山,後二十日內,進商音人財物,六十日內,家內女人下水,有生氣物入屋,周年內,貓捕得白鼠,大發大貴之兆。

任天英值巳,有兩犬爭一物、野人負薪過,吏人持蓋至。葬造後六十日內,獲異路人財,南方人送鯉魚,生貴子,異路顯達,進田財。

九星午時克應

蓬值午作用時,有人持刀上山,婦人持青衣,童子至發叫歎聲。後四十日內,家主亡,六十日內,犬來作人語,入屋為怪。赤面風腳人上門,由賴行兇破財,三年內得古窖大發。
芮值午,主天中有人缺唇,白衣人至,有妊婦過。六十日內,有貓鬼咬人,因買賣發橫財,周年內得妻家財產大發。
沖值午,東方人家火起,穿白衣前來大喚,山禽噪鬧。六十日內,抬得古器鬼運錢禾發。
輔值午,有僧道持蓋,女人穿紅至,有石火光,後六十日內,有貴人至,送異物,六十日內,進西方人金銀,周年內,得寡婦人絕戶物。
禽值午,有白衣女人來,狗銜花,山雞鬥叫,風雨從東來,六十日內,有犬自外來,或野犬入屋,主進東北方人財更賭博公事得財,一年烏雞生白雛,生氣自來為應,田蠶大旺。
心值午,主大風雨驟至。蛇橫路,女人著紅裙,攜酒至,後六十日蠶鳴,有跛足人送生氣物,五年內,進金銀田蠶大旺。
柱植午,西方有人騎馬至,就有大雪鴉飛鳴起,後五日內,孕婦先病行喪哭泣,六十日內,水邊得古器,水邊神為福,退小口。
任值午,西北方黃色飛禽來,師巫與君子人至,後四十日進外寶、貴人財物,紫衣入屋,生貴子。
英值午,南方有婚姻事,過捕獵人執弓箭至,後六十日內,被木傷死,及自縊公事敗。

九星未時克應
蓬值未,童子牽二牛至,及驚鵝群,至北方,有女人著紅衣至,後六十日內.軍賊入屋劫掠財物敗。
芮值未,有捕獵人至,及白衣道人攜茶過,後七日有烏鴉繞屋噪與,赤面人三牙,須人大鬥鬧,周年內動瘟見火燒屋蛇傷敗。
沖值未,有鼓響小兒著孝衣至,牛馬或群過西北方,或鬧或爭,後六十日內,有白羊入屋,六畜大旺。
輔值未,群犬爭吠,丐者攜蓑衣至,及僧道成群過或西北方,有人爭屋,後一百日內有文書契字進商音人財物金銀。
禽值未,有老人及破足擔花過,或青衣攜酒至。葬造後六十六日內,進羽音人鐵器,六畜大旺。
柱植未,有瘦婦與僧道同行東北方,有人攜蓋騎馬至。葬造後一百日內,因媳婦見狐狸敗。
任值未,主有白雞飛來,飛禽自西南方至,北方大鬥鬧,鼓聲喧天,風雨大至。葬造後七日內,女人送白色物至,六十日內,家生異白氣物,得六畜大旺。
英值未,有孕婦過,及西北上鼓色為應。葬造後六十日內,家主落水死,周年瘟疫敗。

九星申時克應
蓬值申,有取水人傘笠至,西方有小兒打水鼓,叫啖葬。造後二十日內雞巢內蛇傷人,新婦自溢,淫欲公事敗。
芮值申,主東方涼傘青蓋及僧道鬍鬚人至,及牛鬥傷人,犬咬人。葬造後一百日,當進羽音人產物,周年內有水牛入屋,鵬鳥入家,時主大病。
沖值申,南方白衣人騎馬過,吏卒人持刀相殺,葬造後一百二十日內,女人作牙,進絕戶田產。
輔值申,有青腫患腳人攜酒至,三教色衣人至西北金鼓聲。葬造後半年內,因婦人財大發,蛇從井中出.平白人送牛羊至。
禽值申,主天中飛鳥大叫,師巫將符來,葬造後百日內,女人自到拾得珠翠歸,周年新婦昌盛,生貴子,大旺田蠶。
心值申,僧道前來,金鼓四鳴,百鳥交噪,紅裙女人送酒至,葬造後寡婦坐堂,抬得古窖大發。
柱值申,主水鷹鴿掠,禽墜地,及青衣人攜籃至。葬造後因失火喪家。
任值申,主大風雨至,三牙須人打鼓至,僧道著黃衣為應。葬造後七日內甑鳴,女人被火湯燒敗。
英值申,有懷孕婦人大哭,西方上有金鼓聲,及僧道持蓋,葬造後大凶。

九星酉時克應
蓬天芮值酉,主西方有赤馬至,及輪輿群鴉四噪。葬造後百日內,家生貴子,僧道作牙,進商音人.田地大發,三年內雞生雙子,貓養白兒,請舉。
沖天輔值酉,遠方人送書至,東方狐狸咬叫,婦人把火來。葬造後周年生貴子.得橫財大發。
禽值酉,西方火起,人家相打大叫,鼓聲繞噪。葬造後周年生貴子,得橫財大發。
任天心值酉,主僧道尼姑.把火西南來,北方鐘鼓聲。葬造後七十日丙,進商音,騾馬官員財喜,及藝術人送遠信至,大利。
英值酉.西方有人相爭.鳥雀喧噪,白衣女人懷孕至。葬造未六十日,小口宅母折足破財,一百日因口舌得財。

九星戌時克應
蓬值戌,主有老人持杖來,西上雷雨至,三牙須人擔籮來。葬造後有白犬至,六十日內,因拾得軍器,得橫財大發。
沖天輔值戌,西上三五人把火光尋失物.師巫與三牙須人至。葬造後六十日,雞上樹啼,遠方有信,獲羽音人財,周年小口被牛踏損。
禽值戌,東北方有鍾聲音,及饒鈸聲,有青衣童子攜籃至,後六十日.白龜至,大發。就得寡母田契,有人請舉。
心值戌.主南方大叫,賊驚,小兒騎牛至,百日內家生貴子.金雞鳴,玉犬吠,三年請舉。
柱天英值戌,有女人把白布至,西有鼓聲,北上樹倒打人,大叫,六十日,蛇蟲入宅咬人,連人瘟疫,死大敗。

九星亥時克應
蓬值亥,小兒成群,女人著孝服至。葬造後因捉賊得財穀,三年出人,入道法,賣符咒水,起家。
沖天輔值亥,有足跛青衣人至,東北上人家火光葬造後百日內貓兒捕白鼠為應進商音人田契大發財得妻財。
禽值亥,西北上有婦人笑聲,大風從西起,樹倒拆屋,大叫。起葬造後六十日內,進鐵匠人財物,商音人作牙,進僧道產。
心值亥,作用時,有金雞鳴夜,玉犬吠,老人帶皮帽手執鐵器至。葬造後七日內,有不識姓名人上門借宿,遺下財物去。
柱天任值亥,主西方有玉磬聲,山下人把火叫喧。葬造後因救火得財,大發。
英值亥,女人把火來,造葬後百日內,有癩疾人上門,由賴身死破財。


天乙直符吉凶神說
歌曰:直符前三六合位,太陰之神在前二。後一宮中為九天,後二之神為九地。太陰布星起例,隨本時直符宮直符。騰蛇、太陰、六合、白虎、玄武、九地、九天。陽遁直符宮,所到之宮,加活局,直符順布宮星。
陰遁直符宮,所到之宮,加活局,直符逆布星宮。
直符天乙之神事急,宜從此方而出,以擊對沖,此急則從神之謂也。
九天威捍之神,可以揚兵佈陣,納喊搖旗。孫子日:善戰者動於九天之上。
九地堅牢之神,可以屯兵固守,保障城池。曰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
玄武小盜之神,可以提防*細,窺覘軍情。若得奇門會合之方,不可以此為忌。
白虎兇惡之神,可以防備賊兵偷營劫寨,若得奇門會合之方,不可以此為忌。
太陰陰佑之神,可以履符禁敵閉城藏兵,人有急難,可從此方避之,危其禍患。
六合護衛之神,可以埋伏抵搪,提防不測,人有急事,宜於此方避之,免其害。
騰蛇虛詐之神,出此方者,多主精神恍惚,夢寐乖張,若得奇門會合之方,則不忌。

王璋日:九天之上,六甲子謂六甲直符,當六甲之時,士眾當背直符,所臨之宮而擊其沖,無不勝。經曰:揚兵於九天之上。所以甲為九天之上者,謂易稱乾,納甲壬乾為天天道上升,以甲數至壬,其數九,故六甲為九天之上,所以六皆稱甲子者,六甲之始支幹之長,舉上以明下,故六甲皆稱甲子。九地之下六癸酉,謂六癸之位,皆稱九地之下,凡逃亡絕跡,當以天上六癸所臨之方下出入。易稱坤納乙癸,又坤為地,地道下降,從乙數至癸,亦為九.故六甲為九地之下,所以六癸皆稱癸酉,是甲子之終。六合之中六己,己謂六己之位,皆為六合之中。凡為陰秘之事,從天上六己所臨之方而出,人莫見之。經日:六合為私門,獨出獨入,無有見者,所以六己為六合中者,從甲數至己,其數六,為甲己合,故六合之中,六己巳者,亦舉甲子一旬之義,故俱稱六己巳也。

本理曰:九天九地秘通神,太陰六合定乾坤。能知此訣備於我,肯把三門別立根。出向奇門分造化;人于心上起經綸。守攻城郭憑於此,道不虛行只在人。

歌日:九天之上好揚兵,九地潛藏可立營。伏兵但向太陰位,若逢六合利逃刑。《本義》雲:九天者,剛健之至極也,九地者,幽隱之至深也。動於九天,故言攻之至極;藏於九地,故言守之至深。九天乃天之殺伐之氣,遁在此方,亦可以藉此氣揚兵耀武。九地乃
地之蒙晦之氣,遁在此方,亦可以藉此氣遮藏形跡。太陰之下,可以伏兵,六合之下,可以逃亡。冬至後陽遁,逆天上直符所臨之宮,後一為九天,後二為九地,前二為太陰,前三為六合。夏至後陰遁,順天上直符所臨之宮,前一為九天,前二為九地,後二為太陰,後三為六合。又凡出行呼十幹神名。甲為天福神,名王文卿;乙為天德神,名龍文卿;丙為天威名唐文卿;丁為玉女名季由往;戊為天武名司馬羊;己為明堂名紀遊卿;庚為天刑名鄒元陽;辛為天庭名高子張;壬為天牢名王祿卿;癸為天獄名受子光。伍子胥曰:若欲伏匿者.乘青龍六甲也.曆蓬星六乙也,過明堂六丙也,出天門六戊也,入地戶六己也,過太陰六丁也.取草拆半障人中入天藏六癸也。假令六甲日甲子時,初起甲子曆醜過寅出辰入巳,還取草拆半障人中,置卯地而入酉地,去入無見者,過太陰時。咒日:天翻地覆,九道皆塞,有來迫我至此而極強.見我者死,追我者亡,吾奉九天玄女.道母元君律令,徑入天藏,慎勿反顧,庚為天獄,辛為天庭,壬為天牢,宜避之。余有詳解人遁內

三奇喜怒
乙奇者,日奇也。到震為白兔游宮,造作謁見,出行吉。到巽謂玉兔乘風,百事吉。到離謂白兔當陽,宜作顯揚煆藥煉丹,百事宜良。到坤謂玉兔暗目,又名入墓,上官、遠行、市賈、遷移、修作、用之立見災殃。到兌名受制,事多不利。到乾名玉兔入林,上官、遠行、修築、並吉.到坎名玉兔飲泉,到艮名玉免步青,宜利。

丙奇者,月奇也。到震謂月入雷門,架柱修門,修營永逢吉慶。到巽名火行,風起龍神助威,發生之道,事皆宜利。到離為帝旺之鄉,但除子午二值符時,不可急用外,其他寅申辰戌用之,俱良。到坤謂子居母腹吉。到兌謂風凰拆翅。到乾謂光明不全,又名入墓凶,不可用。到艮名鳳入丹山,艮為鬼道,丙火爍然,凶必然矣。

丁奇者,星奇也。三奇之中,此星最靈。六丁本火之精,化而成金,到震最明。若修營此方,可用竹級七個,燃火前引人夫,行四步外滅火,則興工必有祥應。到巽為少女,名玉女留神,大風成像是也。到離乘旺而太炎,能銷爍萬物,燥暴不常。到坤,坤為地戶,謂玉女游地戶吉。到兌火,無金旺之鄉,能凶能吉。到乾名大照天門,又名玉女遊天門,其妙異常之比。到艮名玉女遊鬼門,凶。到坎名朱雀投江。又丁入壬癸鄉,威德收藏,可慎靜勿顯揚。

冬至陽遁時奇起例
假如萬曆二十五年四月十二壬申日丙午時用事,初四甲子符頭己到,初七丁卯戌時小滿,乃符先到,而節後到,用超法。甲子至戊辰五日,小滿上局,五中起甲子。己巳至癸酉五日,小滿中局,二坤起甲子。甲戌至戊寅五日,小滿下局,八艮起甲子。今壬申日午時正是小滿中局,陽遁二坤宮,起甲子逆布三奇,順布六儀。甲子坤,乙坎逢乙奇,丙離英丙奇,丁艮任丁奇,逢戊還元,甲子戊在坤,甲戌己在震,甲申庚在巽,甲午辛中寄坤,甲辰壬在乾,甲寅癸在兌。原用丙午時,甲辰旬管下甲辰同壬在乾,即以乾下心星為直符,丙午時幹泊離,乃移天盤心星加地盤離上,蓬乙奇到坤任,丁奇到兌英,丙奇到艮。

丙午時甲辰旬,即以心星為直符,加離順數,甲辰原在乾,即以開門為直使,順點去,甲辰乾、乙巳兌、丙午時艮,開門加艮是也。丙午時,丙奇到艮。曰鳳入丹山,開門相生,丁奇到兌,火旺金死,景門加兌,宮迫不吉,乙奇到坤入墓,杜門加坤門迫不吉。,

夏至陰遁時奇起例
假如萬曆二十五年五月十一辛醜日丙申時用事,初四甲午符頭己到,初八戊戌日辰時夏至乃符先到,而節後到,用超法。甲午至戊戌五日,夏至上局,九宮起甲子己亥,至癸卯五日,夏至中局.三宮起甲子。甲辰至戊申五日,夏至下局,六宮起甲子。今辛醜日申時正是夏至中局,陰遁三震宮,起甲子順布三奇,逆布六儀。甲子震.乙巽輔乙奇.丙中禽丙奇,丁乾心丁奇,逢戊還元,甲子戊在震,甲戌己在坤,甲申庚在坎,甲午辛在離,甲辰壬在艮,甲寅癸在兌。原用丙申時甲午旬管下,甲午同辛在離,以離下英星為直符,丙申時幹泊中寄坤,乃移天盤英星,加地盤坤上禽丙奇,到兌火入金鄉,不吉,心丁奇到坎火入水地不吉。輔乙奇到離玉兔當陽吉甲午旬丙申時,即以英星為直符,加坤逆數,甲午原在離宮,即以景門為直使,逆點去,甲午離乙未艮,丙申兌,景門加兌是也。辛醜日丙申時,離兌坎三宮,得奇不得門,艮震巽三宮得門不得奇,此時不宜用事。凡有急事欲行,即於天門地戶天馬等吉方而出,所謂急則從神也。又依張良運算玉女反閉局行之,必有天神護祐,事緩則從奇門吉方而行為上。

推九星分野吉凶
天有八門,地有八方,加以九星察其氣運,隨星消息應以八方,非惟可以戡亂除暴,扶助邦國,又必先知歲丙豐儉災祥,而可預為備荒之計耳。嘗以本年立春過宮之日佈局,使符用星就九宮分野,以辨吉凶。蓋太乙奇門六壬,皆同此應,故為之三式。然入門各有不同,要其極至,則無二理也。太乙書日:太乙在陽宮,遼東不用兵。正以坎艮震巽為陽宮,遼東艮地也,太乙在陰宮,蜀漢可以全身。正以離坤兌乾為陰宮,蜀與漢正坤在西南及西方之地也。佔用九星遁臨八方,以決善惡,隨其善惡所到之方,定人民災祥歲時豐儉,人事得失,旱潦兵火,無不應焉。若天乙臨方,當出大魁也,

乾宮西北屬周秦之分,在天文至胃初度隸焉。
坎位北方,應冀州晉魏之分,在天文觜至井十二度隸焉。
良宮東北,應充州韓鄭之分,在天文角亢之南,較宿之北隸焉。
震位東方,屬齊國之分,在天文氏四至尾初度隸焉。
巽居東南,應荊州之分,在天文井鬼之翌軫之初隸焉。
離居南位,應揚州吳越之分,在天文南斗牛女隸焉。
坤居西南,應益州之分,在天文觜參初度隸焉。
兌位正西,應梁州衛國之分,在天文牛西室三度隸焉。中宮應蔡宋之分,在天文氏心西隸焉。寄遁坤宮,北辰斗柄之間。

奇遁佈局法
夫遁甲之法,三重象三才,上層象天列九星,中層象人開八門,下層象地列八卦九宮。天蓬及休門與坎一宮相對,三才定位也。乙丙丁三奇也,乙為日奇,丙為月奇,丁為星奇。戊己庚辛壬癸六儀也。一局六十時,六甲周流而甲子常同六戊,甲戌常同六己,甲申常同六庚,甲午常同六辛,甲辰常同六壬,甲寅常同六癸。甲雖不用而六甲為天乙之貴神,常隱於六儀之下,為直符。其發用實在此,故謂之遁,此大衍虛一太玄虛三之義也。蓬任、沖、輔、禽、英、芮、柱、心九星也,號為直符。休、生、傷、杜、景、死、驚、開八門也,遁為直使。二十四氣直於八卦,坎則冬至小寒大寒,艮則立春雨水驚蟄,震開春分清明穀雨,巽則立夏小滿芒種,離則夏至小署大暑,坤則立秋處暑白露,兌則秋分寒露霜降,乾則立冬小雪大雪。四時分至及四立,為八節,得八卦旺氣,故為初中末三氣,從之以分天地人元,又間六宮而行各為中下元也。冬至後十二氣為陽遁,皆順行。夏至後十二氣為陰遁,皆逆行。二遁各占四卦,為節氣之中各六,諸氣一周八卦,歲事備矣。此以月取之也,五日為一候,故遁法遇甲己易一局。蓋自甲子至戊辰五日六十時,足為上局;己巳至癸酉又五日六十時,足為中局;甲戌至戊寅又五日六十時,足為下局。三局三才之道也,餘如之。由是甲巳加四仲,皆為中加四季,皆為下三局。四之而六十甲子備矣。上局則起上元,中局則起中元,下局則起下元,不易之法也。故凡日雖以氣候相推,至三元先後不同,三元始終,日有多少,在經有超辰接氣拆局補局之法,超接不及而閏生焉。因日定局,因局起元,終不可易。此以日取之也。凡選時先分二遁,次定三局,方起三元。蓋先看其日在何節氣內,合為某遁,次看其日在何甲己內,合為某局。於是本局起遁冬至後為陽遁順布六儀,逆布三奇;夏至後為陰遁逆布六儀,順布三奇。其法自甲至癸十幹,常以序行。如局逆順,前人俱先布三奇,後布六儀,今皆反之。因指六甲為六儀而佈局,及布三奇並以丁丙乙為序,皆捷法也。布五宮則寄坤土,此土長生于申之說也。此寄宮終非正位,故遇直符直使,在五則皆注避五于本時之下.恐人誤用之也。九宮已布方點,出其時旬頭之甲在何宮,以其星為直符,以其門為直使,然後以加臨法用之,尋本時支落處,加以直使尋本時幹落處,加以直符加臨己,乃視其時,課大綱作方命位,.得合開休生二門,並天上三奇,主大吉,方可用事。縱遇太歲金神等煞,亦無害。凡遇寄宮,終非正位,雖得奇.亦不宜用事。諸事乘三吉,而避五凶,直前無懼,但于符應不可不詳究也。

玉女反閉訣
陰陽二遁,有閉塞八方皆無門可出,即依玉女反閉局而出,此緩則從門,急則叭神之謂也。凡入陣掩捕,出入遠行,見貴上官赴任,即出天門入地戶,乘玉女而行,去人皆不見.用事之人,右手持刀閉氣作法,畫地佈局,室內六尺為式,在庭六步為式,門外六丈為式.在野二百四尋為止,畫匝四圍,並以六為數,先定六數訖,先左手持六籌;各長一尺二寸,右手執刀,向旺方呼濁氣一口,次吹旺氣,默飲訖,叩街七二通,了禱祝心下事,然後卻回身皆旺氣啟請祝日:維年月日時,某敢昭告于天父地母,六甲六丁玉女六戊藏形之神,某好樂長生之術,行不擇日出不問時.今欲為某事虔告天地神祗,丁甲大神,謹按天門拜請六丁玉女真君,畫地局,出天門,入地戶,閉金鬥乘玉輅,玉女、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匈陳、騰蛇、六合、六甲、神王神將,乘我而行,行到某所,左右巡防,隨行隨止,隨臥隨起,辟除盜賊,鬼魅消亡,君子見我,喜樂非常,小人見我,歡躍惶惶.男女見我、供侍酒漿,百惡鬼賊,見我者亡。今日禹步.上應天罡玉文侍傍,下辟不祥,萬精厭伏.所向無殃,所理病瘥,所供者達,所擊者破,所求者得,所願者成。帝王大臣,二千石長吏,見我者愛如赤子,今日請召玉女真君護我,進急急如九天玄女道母元君律令。

咒曰:吾左魁右(鬼票),右魁左(鬼票).上魁下(鬼票),下魁上(鬼票),吾藏身三五之中,(鬼+鸛無鳥字旁)(鬼行)之內.(鬼+鸛無鳥字旁)(鬼+甫)之裏.顛倒三五,低昂步罡,為我生形,吾載日載月,足履北斗,三台七星,覆我五星.照我二十八宿羅列,衛我璿磯玉衡.衛我身形,衣鬥履鬥,與鬥同儀,今我步罡三五合成,步璿躡衡趨祥,紫微三五騰聲,乘罡禦鬥,乘正天威.萬世常存,日月同曜,邪道五害皆伏,魁罡之下無動無作,急急如律令。咒畢,左手執籌,右手執刀,自鬼門起,左畫一圈,布四方八千十二神位。甲日便從甲地入局,乙日便從乙地入局,丙日便從丙地入局,丁日便從丁地入局.庚日便從庚地入局,辛日便從辛地入局,壬日便從壬地入局,癸日便從癸地入局。一說戊日只從乾入局,己日只從巽入局,手痔六籌禱祝四方。

謹請東方功曹大沖天罡,青帝甲乙大神,降於局所,侍衛我身。
謹請南方太乙勝光小吉,赤帝丙丁大神,降於局所,侍衛我身。
謹請西方傳送從魁河魁,白帝庚辛大神,降子局所,侍衛我身。
謹請北方登明神後大吉,黑帝壬癸大神,降於局所,侍衛我身。
右謹四方神訖,便從所求日辰上安置籌法

假令子日子上安第一籌,醜上第二籌,寅上第三籌,卯上第四籌,辰上第五籌,巳上第六籌。
術曰
鼠行失穴入狗市,便移子上第一籌,安戊上。大呼東方青龍下。
牛入兔園食甘草,便移醜上第二籌,安卯上。大呼南方朱雀下。
猛虎逡巡入巳位,便移寅上第三籌,安巳上。大呼西方勾陳下。
兔入牛欄伏不起,便移卯上第四籌,安醜上。大呼西方白虎下。
龍入馬廄因留止,便移辰上第五籌,安午上。大呼北方玄武下。
蛇行宛轉來申裏,便移已上第六籌.安申上;大呼東方六合下。
若午日,即從午上命上第一籌。
馬入龍泉飲甘水,便移午上籌安辰上。
羊羔易位入酉鄉,便移未上籌安酉上。
猿猴踴躍向豬中,便移申上籌安亥上。
雞飛撲落來羊位,便移酉上籌安未上。
狗入鼠穴捕其子,便移戌上籌安子上。
豬入虎穴自投死,便移亥上籌安寅上。
喝籌訖,但兩支夾一干,先成者天門,後成者為地戶。如子日先取醜上一籌,掩閉天門.次取申上一籌,橫閉地戶,向庚上玉女方而去一百二十步外,不可回顧,如事三呼,本日玉女,並念玉女咒,或再念三奇咒而去,大吉。若值何奇,念何奇咒,方如遇四仲地戶,不成將初籌第一籌,安沖辰命之成地戶之門,亦依此法作用退身少許而行。

十二日圖式
子日,丙天門,乙地戶,庚玉女,醜上取籌,閉天門,申上取籌,閉地戶。
醜日,丙天門,乙地戶,辛玉女,醜上取籌,閉天門,申上取籌,閉地戶。
寅日,丙天門,庚地戶,乾玉女,醜上取籌,閉天門,辰上取籌,閉地戶。
卯日,庚天門,丁地戶,壬玉女,辰上取籌,閉天門,亥上取籌.閉地戶。
辰日,庚天門,丁地戶,癸玉女,辰上取籌,閉天門,亥上取籌,閉地戶。
巳日,庚天門,壬地戶,艮玉女,辰上取籌,閉天門,未上取籌,閉地戶。
午日,壬天門,辛地戶,甲玉女,未上取籌,閉天門,寅上取籌,閉地戶。
未日.壬天門,辛地戶.乙玉女.未上取籌,閉大門,寅上取籌,閉地戶。
申日,壬天門,辛地戶,巽玉女,未上取籌,閉天門,戌上取籌,閉地戶。
酉日,甲天門,癸地戶,丙玉女,戌上取籌,閉天門,巳上取籌,閉地戶。
戌日,甲天門,癸地戶,丁玉女,戌上取籌,閉天門,巳上取籌,閉地戶。
亥日,甲天門,丙地戶,坤玉女,戌上取籌,閉天門,巳上取籌,閉地戶。

吉事出地,入天門,乘玉女,而去勿返顧。凶事出天門,入地戶,乘玉女,而去勿返顧。
如子日庚玉女,酉華蓋,子青龍,乙地戶,丙天門,六丁玉女,天之貴神,不比青龍明堂太陰等星,依法用之,神驗。

九宮八卦三台之圖式(見圖3)
經曰:緩則從門,急則從神。
玉女咒日:(圖4)
仁高護我,丁醜保我,仁和度我,丁酉保生,仁恭保魄,丁巳養神,太陰華蓋,地戶天門,吾行禹步,玄女真人,默然坐臥,隱化藏形,急急如律令。
當行玉女反閉之法,以全億萬軍人。

起初佈陣安籌咒
咒日:乾尊曜靈,坤順內營。二儀交泰,要合利貞。配成天地永甯,肅清應感玄黃。上衣下裳,震離坎兌,翊贊扶將。乾坤艮巽,虎伏龍翔。今日行籌,玉女侍傍。有急相佐,常輔扶匡。追我者死.捕我者亡。牽牛織女,化成河江。急急如律令。

凡欲遠行見貴上官赴任即出地戶左行入天門咒
咒日:諾諾嘩,行無擇日。隨鬥所指,與神俱出。天番地覆,九道皆塞。中心所欲,令我自得。有來追我,使汝迷惑。以東為西,以南為北。急急如律令。咒訖,閉金關,即取餘剩二籌,閉之如子,先取醜上一籌,閉天門,次取申上一籌,閉地戶。餘仿此。
乘玉女,即三呼所在玉女咒,如子日,三呼庚上玉女。餘仿此。
咒日,某上玉女,某上玉女,速來護我,保我,持我。某到某方,杳杳冥冥,莫睹其形,人莫聞其聲,鬼莫視其精,愛我者福,惡我者殃,百邪鬼賊,當我者滅,阻我者亡,千萬人中,見我者喜。急急如律令。
咒訖,再作九跡禹步.每移一步,持咒一句。(圖5)
已上禹罡,每以左足先步,凡出行,軍伍等事,如事緩先遁。奇吉門吉凶何如,然後出步此罡舉。咒如值乙奇,就默念乙奇咒,出一百二十步之外,不可回頭,如事急,望玉女方而去,呼其名念其咒。
躡罡口念咒口:禹步相催登陽明,白氣混沌灌我形。天回地轉步七星,躡罡履鬥齊九靈。我步我長生惡逆,摧伏蛇妖驚我步。我長生眾災消滅,我獨存急急如律令。
右禹是咒訖
咒日:六甲九章,天圓地方。四時五行,青赤白黃。太乙為師,日月為光。禹步治道,嗤尤避兵。青龍夾轂,白虎扶衡。熒惑前引,辟除不祥。北斗誅罰,除去凶孤五神導我,周遊八方。當我者死,逆我者亡。左社右稷,冠賊伏匿。見者有喜,留者有福。萬神護我,永除盜賊。急急如律令。咒訖,即叩齒七遍,上應北斗天罡,即次右手持刀畫地。(見圖6)
四縱五橫於地
四縱五橫法
咒日:律令律令,四縱五橫。萬鬼潛形,吾去千里者回,萬里者歸。呵吾者死,惡吾者自受其殃。急急如律令。
又咒日:律令律令,四縱五橫。猛火烈兵,遊行天下。搜捉邪精,一切妖魔,外道並向,吾天罡敕下滅,急急如律令。更步三台星,自上臺虛精為初步,次中台六淳,下臺曲星、一步一咒,三台生我來,三合養我來,三台護我來。

三奇咒
乙奇咒日:天地威神,誅滅鬼賊。六乙相扶,天道贊德。吾令所行,無攻不克。急急如玄女律令。(見圖7)
丙奇咒日:吾德天助,前後遮羅。青龍白虎,左右驅魔。朱雀導前,使吾會他。天威助我,六丙除響。急急如玄女律令。
丁奇咒日:天帝弟子,部領天兵。賞善罰惡,出幽入冥。來護我者,玉女六丁。有犯我者,自滅其形。急急如玄女律令。
右已上三道符,用雷霹棗木,方圓各一寸二分,官雕此符為佳如不然,但以黃素紙書之亦可。
又傳三奇咒並附錄
乙奇咒曰:白虎蹲踞,青龍踴躍。前遮後衛,遵克存納。仁德洋洋,太虛廖廓。天乙追攝,萬樣俱作。急急如律令。
丙奇咒曰:天罡揚威,玄武後隨。玉彩搖曳,熒惑流輝。神光照耀,太白成瑞。六丙來迎,百福攸歸。急急如律令。
丁奇咒:玉女靈神,太陰淵默。華蓋靜覆,我形不式。我氣浩然,悠然寰域。六丁前導,善福來格。急急如律令。
訣日:以上運籌,若不請神喝籌,則神無驗矣。此法實用兵之高抬貴手,乃為將之權衡,以此破陣,而前無完陣。以此攻城,而無堅城。以致萬邦鹹懷,宜王者之有錫命。四方無虞,見天下之莫予爭。後有不務智謀,第恐勇力,妄受斧鋮之任,偷處爪牙之職,及其戌虜梗邀,*雄亂國,在心無已成之籌,臨事有不決之惑,豈知總戎之道哉。


真人閉六戊法(圖略)
夫六戊之法,謂世人欲求仙入山林,渡江海,安立軍營,排兵佈陣,置頓倉舍,或受法行篆,驅神使將,鎮邪避病,逃罪隱匿,避難潛身,遠行止宿,提防盜賊,必先用真人閉戊局,則諸惡不能侵,龍虎來相助,鬼神盡欽伏矣。若有急事心迷,不及佈局行者,則禹步鬥罡,心眼存想,青龍蓬星入太陰,以旬符印面,呼玉女相護,出天門入地戶,天藏癸上隱去,無人見矣。或軍數眾多,廠野營寨安宿之時,防避敵人驚劫,便禹步吸王方氣,噴手心們摩眼,如數訖,便從中望北山林崖岸一遭,至戌上住,心眼均訖定,六戊位已定,則用旬符指六戊位,以心用符卻搬土從子,上均布散寅辰午甲戍位,各接連門報符念六戊咒,咒訖,收符安囊下,然後高枕無憂而臥。敵人不能害,縱有驚劫,賊兵自驚恐,他迷路而回。更專記天曉時急存心目,開天門散土界,然後方令軍行。若忘不開天門,及不散土界,則隊伍迷亂,反被他兵圍勢。
其布六戊之法,或用杜荊杖,或用敕過刀劍相地,以六為方數,臨時隨意作大小。先禹步吸王方氣,噴刀劍上,且隨方布定十二支,卻以刀從亥上起,手畫地如日之轉,畫至戍上,留空乾位,作門,再禹步從乾位空處入城中。
祝曰:維某年月日時,弟子某,敢昭告於天、地父母,六丁、六甲、六旬、十二時辰,青龍、蓬皇、明堂、太陰,天上玉女,六戊藏形之神,某好樂長生之術,行不擇日,出不問時,今欲遊行,為某事,欲利自身,謹按黃帝風後遁甲式,專請玉女、六戊,畫地敷局,出天門,入地戶,閉金關,乘玉女,青龍、朱雀、勾陳、螣蛇、白虎、玄武、六合、太陰、六丁、六甲、六戊六旬、十二時辰,咸衛我而出行。到某處所在,左右巡防。隨行隨止,隨臥隨起,辟除盜賊,口舌消亡。君子見我,喜樂倍常,小人見我,歡躍徨徨,男女見我,迎奉酒漿。百鬼惡賊,當我者亡。今日禹步,上應天罡,玉女侍傍,下辟不祥,萬精壓伏,所向無殃。治病立瘥。凡百吉昌,所攻者達,所擊者破,所求者得,所願者成。帝王大臣,二千石長吏,見我者,愛如赤子。萬姓三軍見我者,敬如父母。今按天文召請玉女、六戊、大神,隨行引進,送達還宮,日後倘某複有召請,神當複出。急急如九天玄女元君律令敕。

又咒日:泰山之陽,恒山之陰,盜賊不起,虎狼不侵。天帝有敕,司命先行,城郭不完,閉以金關,千凶萬惡,莫之敢於。急急如九天玄女元君律令敕。咒畢,以刀杖掘取中央土一鬥,或取艮上鬼門上土一鬥,或六鬥,吸主方氣,噴在土上,均作六分土,複取六戊符,置六戊之方,然後取六分土,置六戊之位六戊之上,必於本旬戊上起置土一分,即戊辰之類。其餘五分逆布六陽位,各置土一分,常以此布逆布者,謂布戊寅、戊子、戊戌、戊申、戊午是也。假令甲子旬日戊在辰,甲戌旬日戊在寅,甲申旬日戊在子,甲午旬日戊在戌,甲辰旬日戊在申,甲寅旬日戊在午。

假令甲子旬於辰上先布土一分,次布寅上,布子、布戌、布申、布午、皆布土訖,卻將子位上土微微布散,作界接連寅上,念日:鼠窟土高,均接虎穴。又將寅上土微微布散,作界連接辰上,念日:虎穴土廣,均接龍堤。又將辰上土微微布散,作界連接午上,念日:龍堤土厚,均接馬嶺。又將午上土微微布散,作界連接申上,念日:馬嶺土堅,均接猴山。又將申上土微微布散,作界連接戍上,念日:猴山土硬,均接狗城。布土訖,便以刀杖畫一遍所留空乾位地上,令其與前畫相連,閉塞天門,上卻以刀畫天地,印封訖,置其刀於取土之處,逐堆以劍孔下,六戊神符,仍以土封固,乃禹步立中,吸王方氣,噴手結天地印。咒曰:六戊之法,天神祐之。敢有不從,山嶽俱摧,急急如律令敕。咒訖,就於局內,任便宿臥,勿複出。如到曉欲出.即吸王氣,盡力撥開乾門,去其印,鬥散其界土,振衣而出吉。如不散土、即其神不敢去。巳上仍如運籌之法,堆土即運籌也。認定天門地戶之方,識其玉女守門之處,仍出天門、入地戶、乘玉女而去,六十步。切勿回顧,自然迪吉。

夫大暑,六戊隱形,並直事六戊符印,俱選六甲六丁吉日良時,以雷擊棗木或年久楓木,或香檀木、雕刻成像,仍設壇祭拜,先祭戊辰,次及戊寅,順而祭之,然後行用,方有神驗。如欲試之,即牽帶犢母牛一頭於中,將小犢牛放於圈外,終不能入,必待去土一堆,其牛即從散土之處而入.則見神靈矣(見圖8)

右此二印,以刀畫乾地,封局使用,及上壇作感折罡用之。(見圖9)
九天玄女閉六戊靈符,百惡潛避。先置營.以朱書神符置六戊上。(見圖10)
博奕勝負局

李靖孤虛立成圖(見圖11)
金匱雲:得與無視孤虛,謂摴蒲博奕,以正時。六甲旬孤上坐者勝,虛上坐者負。又參以三奇八門鬥罡,以拘指他人,必勝。
甲子旬,孤在戌亥虛在辰巳,甲戌旬孤在申酉虛在寅卯,甲申旬孤在午未虛在子醜;甲午旬孤在辰巳虛在戌亥;甲辰旬孤在寅卯虛在申酉;甲寅旬孤在子醜虛在午未。伍子胥曰:凡遠行諸事,不得往天庭、天獄、天牢,三神大凶常乘青龍曆蓬星。
凡出行百惡不敢起大吉。

六甲出行訣
青龍華蓋及蓬星,步去地戶太陰靈。天門天獄天牢固,陰陽孤宿合天庭。占得星辰真有准,凡事依之驗如神。甲子旬子上起青龍,甲戌旬戌上起青龍,甲申旬申上起青龍,甲午旬上起青龍,甲辰旬辰上起青龍,甲寅旬寅上起青龍。並順行十二支。

真人步鬥法
步鬥經曰:夫步可以通神,當以夜半居星下白場畫地,作九鬥星,間相去三尺,天蓬從天罡起,隨作次第布。人居魁前,逆布之。正立天英而歌,鬥咒誦至天英,便先舉左足,並呼星名,以次依經步之,左右更遍履之,如後此法為之,百日則與神人通矣。秘之勿泄,泄非人者,殃隨九祖,盜視者無驗也。乃誦日:鬥要妙兮十二神,承光明兮威武陳。氣仿佛兮如浮雲,七變動兮上應天。知變化兮有吉凶;入鬥宿兮過天關。合律呂兮治甲榮,履天英兮度天任。清冷淵兮可陵沉,枝天柱兮擁天心。從此度兮登天禽,倚天輔兮望天沖。入天芮兮出天蓬,鬥道誦兮剛柔際。天福祿兮流後世,出冥明兮千萬歲。急急如律令。

出天門入地戶過太陰居青龍法
三元經日:初出天門,六戊也入地戶,六己也過太陰,六丁也居青龍,六甲也所居之下,百戰百勝。假令冬至上元甲子月。甲子時,初起兵出天門辰下,入地戶巳下,過太陰卯下,居青龍甲下,百戰百勝。又法:出天門者,天上六戊在一宮,入地戶,天上六乙在九宮過太陰在七宮,居天上青龍在一宮,餘仿此。
鬥罡古本雲月月常加戌時時見破軍
假如閏月,將何以為用?此反錯今星台,詳訣於後。
書雲:用時加月將順數,要尋辰,見辰罡指處,天地鬼人門所為,當合指只在此時行,雖不泥方向兼金值萬金,其法以天月將如所用正時王月將者,即太陽是也。每以官曆上看,太陽某月某日已過某宮為准。假如己亥年九月十七日卯時,太陽入卯,連有三十日,俱乙太忡卯為天月將是也。如九月初七癸未日己時用事,即以卯加巳時,上順去至午得辰,即天罡在午指正南離上大吉,如欲進表獻策,取鬥所指戌亥之位,戎乾亥為天門方,上出之獲吉也。又如入病人之家,必取鬥罡,夫鬥罡又必指醜寅之位、醜艮寅乃鬼門之方,去之乃吉。凡出行征討,一切謀為之事,俱從鬥罡所指之方,而出大利。巳上出鬥罡所指吉方,俱以左手持印,取鬥罡氣少一口吹之,印上出之感應如神。


六甲陰符法
經日:為上將禦敵者,須作六甲陰符法,令敵人自誅。故曰甯與人千金,不教人六甲之陰,天地之間,此道最禁。藏之金匱,貫之於心。不傳非人,慎勿輕泄。盜視者盲,盜讀者啞。若作六甲陰符,必須齋戒。若犯,則無驗矣。

六甲之陰者,印子旬,陰在丁卯,其神兔頭人身,神名孔林族。甲戌旬,陰在丁醜,其神牛頭人身,神名梁丘。甲申旬,陰在丁亥.其神豬頭人身,神名陸城。甲午旬,陰在丁酉,其神雞頭人身,名費陽。甲辰旬,陰在丁未,其神羊頭人身,名王屈奇。甲寅旬,陰在丁巳其神蛇頭人身,名許咸池。凡作符法,常以月蝕之時,伐杜荊及梧桐等木陰枝,或柏心亦可,悉長九寸,廣二寸,厚三分,用雌黃色圖畫之作像,並畫其神名著像下。

凡畫符,以錦繹為囊盛之,大將自隨身,用兵時,便出六甲旬,六甲之符於囊外,以指敵人,自散不敢交兵也。凡取木時,必先齋戒,取酒一升,、鹿脯三斤,’鹽一盞,祝卒蔡之,白苑為席,北向再拜,祝曰:杜荊之先,百鬼之神,曾孫某甲欲與俱游六甲之陰,百鬼之神與子俱遊,變化某身以子所指,莫不服者,謹奉清酌美脯子鹽,願欲享之。咒訖,再拜凡三咒畢,乃伐取木,勿令穢,亦勿令人近穢物,及雞犬見之,並女人見之。

先受持之法,齋戒五日,沐浴蘭湯,食香潔淨飯,無食五辛之物,及畫符畢,以六甲之日夜半,醮之于方壇之上。為壇方一丈二尺,外琈方十二丈,開十二辰門,以竹為篆,長三尺,或九尺,肺地方列之在四向.六陰之符置壇上,依位放以色增彩各三尺五寸,上安酒三杯;脯三斤,鹽一盞,白茹為席,北向,北拜跪,呼其四方堂之長,六甲六陰神名,及門戶神名者。

假令甲子日,陰在丁卯,正東,再拜呼其神而咒之,以繹帛為囊,盛陰符常隨身,則百鬼不能侵,以陰符指敵,則敵人自滅。如倉卒無壇者,但於庭中或野外畫地為之亦可。

禁敵法
凡能履陰陽符者,令敵人兵不起。為術之法,甲乙日平旦南向,丙丁日食時西向,戊己日日中北向,庚辛日日映東向,壬癸日日入南向,己上各日,依所向,取方寸桃枝,書敵師姓名,著左履下,求者必得.履敵人之名,兵不起者,謂書敵人寇賊姓名著左履下訖,咒曰某甲不善,大逆輕毀天地日月,伐名水杜樹,使神不得血食。神但持之,吾自與神誅擊。陰陽神理,共來剪滅。先于符下,畫作人之像.從月建上來呼其神名,而隨六甲之神所在滅之,則敵人死,仇自消亡矣。

六甲所在神身
甲子旬其神在頭,甲戌旬其神左足,甲申旬其神右足,甲午旬其神體腹,甲辰旬其神左手,申寅旬其神右手。
凡行軍遇惡風,倒拆旗杆者,取四窮上土作泥人,長三尺,手持桃木弓葦矢箭,又執刀披發,向風三叩齒。
咒日:天有四狗,以守四境。吾有四狗,以守四隅。以城為山,以地為河。寇賊不得過,來者不得進,出者不得逸,去者不得退急急如律令。咒畢,棄之而去,逆風之道,即災消除矣。如不能咒,棄之而去。

六丁符式
術符上每加本形體,手各持簡,身穿朝衣,佩帶各本相,足遇旬中,所用日期,宜用本旬符照,鎮以淨室一間,果儀六碟,面星奇召六丁書符。


遁甲符應經》
【提 要】
《遁甲符應經》三卷,宋楊維德等撰。楊維德字裏生平不詳,《宋史方技傳》稱其能傳渾儀法。《遁甲符應經》三卷不見於《束史•藝文志》,載于鄭樵《通志》、錢遵王《述古堂書目》,並作三卷。馬端臨《文獻通考》著錄為二卷。此書以遁甲論行軍趨避之用、百事凶吉,《四庫來收書提要》稱其書“立術精密,考較詳明.宜五行之家所不廢”。有《宛委別藏》本。
宋仁宗禦制景祐遁甲符應經序
稽夫遁甲之書出於《河圖》。黃帝之世,命風後創名,始立陰陽二遁,共一千八十局。迨太公,約七十二局。留侯佐漢,議十八局,推曆授時,超神接氣,布門耀德,觀兵取驗,以明勝負,罔不迪吉。是以王者出師,以順討逆,前蓍龜燋,兆得天地之中,擬之而後言,議之而後動、動罔不吉,其斯之謂歟?膚嗣三聖之基,居兆民之上,萬幾之暇,在念庶績,其凝順天對而陳兵法.口神道而設教育。口蓬山之藏室有龍甲之秘經,雖綈帙甚多,而繁文彌猥,攻乎異說.動有萬殊。采其精純,冀其明響,因進取其書,命太子洗馬兼司天臺春官正權、同監判楊維德、春官副王用立、翰林天文李自正、何湛等於資善堂撰集,又命內侍東頭供奉官管勾、禦藥院任成亮、鄧保信、裏甫繼和、周維德總其工程,庇事數月,成書三卷,命曰《景佑遁甲符應經》。昔箕子之演洛書,口武王遂承商柞;蕭何之收秦籍,佐高祖乃成炎漢。況茲聖賢之言可通神明之德,不離掌握之中,能際天人之學。膚循上古之道,思致萬國之寧。觀是書之三卷,陰陽變化,百端幹緒,賢者豈通能知?留者豈速能用?用者豈能盡?自非好事者,未必家有其本,以潛心力業有年矣。上之於國家,下之于庶民,一切有為,皆宜用也。昔漢求遺書於天下,又命劉向校書於禁中,使文物之隆無愧之雲爾。
遁甲符應經卷上

遁甲總序第一
古法遁者,隱也,幽隱之道。甲者,儀也,謂六甲六儀在有直符天之貴神也。常隱於六戊之下,蓋取用兵機,通神明之德,故以遁甲為名。
造式法笫二
昔黃帝受龍馬之法,命風後演之而為遁甲,造式三重,法象三才:上層象天布九星;中層象人開八門,下層象地布八卦,以鎮八方,隨冬、夏二至,立陰、陽二遁,一順一逆,以布三奇六儀也。

九星所值宮第三
古法曰:天有九星,以鎮九宮;地有九地,以應九州。其式托以靈龜洛圖,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為肩,六、八為足,凡五在中宮。中宮者土,火之子,金之母,所寄理於西南坤之位也。
天蓬主一宮;天芮主二官;天沖主三宮;天輔主四宮;天禽主五宮;天心主六官;天柱主七宮;天任主八宮;天英主九官。
數碼待發
八門法笫四
古法曰:天有八風,以直八卦;地有八方,以應八節。節有三氣,氣有三侯。如是八節以三因之,成二十四氣;更三乘之,七十二候備焉。
推八節以主卦為初直第五
冬至一宮坎;立春八宮艮;春分三宮震;立夏四宮巽;夏至九宮離,立秋二宮坤;秋分七宮兌;立冬六官乾。
陽遁上中下局
冬至、驚蟄一、七、四,小寒二、八、五同推;大寒、春分三、九六,芒種六、三、九是宜:穀雨、小滿五、二、八,立春八、五、二相隨;清明、立夏四、一、七,小滿九、六、三為期。

陰遁上中下局
夏至、白露九、三、六,小暑八、二、五之間;大暑、秋分七、一四,立秋二、五、八迴圈;霜降、小雪五、八、二,大雪四、七、一相關;處暑排來一、四、七,立冬、寒露六、九、三。
《遁甲符應經》卷上(二)
佈局法
一蓬子上一蓬休,芮死推排第二流。更有傷沖並柱甫,不離三四數為頭。禽星死五心開六,柱驚還從七上求。內外任生居八位,九尋英景逐方修。
已上四節十二氣,三氣分天、地、人,上、中、下三局,冬至後陽遁,夏至後陰遁,逐節氣陽順陰逆而布之是也。
布上、中、下局法(此謂甲、己符頭)
甲已之日,仲為上局:謂甲子、己卯、甲午、己酉為上局之首也。
甲子至戊辰,已卯至癸未,甲午至戊戌,己酉至癸醜,二十四氣在此二十日中用上局。
甲己之日.孟為中局:謂已巳、甲申、己亥、甲寅為中局之首也。
已已至癸酉,甲申至戊子,已亥至癸卯,甲寅至戊午,此二十日為中局。
甲己之日,季為下局:謂甲戍、己醜、甲辰、己末為下局之首也。
甲戍至戊寅,已醜至癸巳,甲辰至戊申,己末至癸亥,此二十日為下局。
假如甲子至戊寅十五日為三無上、中、下,五日一元也。

超神、接氣、拆局、補局笫九
假令甲己之日季局第二十日乙庚遇立春,便使立春下局只得四日,至十五日甲己卻補足下局,共五日六十時足。其兩水氣准此,此拆補局,超接之氣明矣。
氣應變局笫十
且如甲子日巳時交冬至中氣方得作用遁,天元上局也。其辰時己前只作陰遁,大雪上局。

天乙直符使起宮異所
王璋曰:天乙直符使起宮異所,謂直門相沖也。陰、陽二遁各有二使,假令冬至後陽使初起一宮,陰使初起九官;夏至後陰使初起九官,陽使初起一宮,故曰起異所。直門相沖者,冬至後,陽使起休門,陰使起景門;夏至後,陰使起景門,陽使起休門,故曰直門相沖。今之用遁,自冬至後一百八十二日六十二分半曆子午之東部,陽氣用事,唯用陽遁陰使;夏至後一百八十二日六十二分半曆子午之西部,陰氣用事,難用陽使陰遁。古經雲:冬至後用陰使.夏至後用陽使者,經術不顯隱伏之事也。是窮天地,侔造化,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三光之迴旋,四季之往復,一消一息,或升或降,而運於無形,布於無象,有所不見,以候後人。

一順一逆應節變
葛洪曰:冬至氣應陽使順行,陰使逆行;夏至後氣應陰使順行,陽使逆行。應節變者,今用演算法合求冬至、夏至加時氣應以明之。二十四氣各求加時,用遁甲超神接氣法。精要之微,但使吉凶有憑,用之無誤也。
二遁直符合乎中宮
洪曰:合於中官者,謂陽遁陽使冬至上元甲己日夜半生甲子,初起一宮,曆五時至戊辰,在五官;陰時使初起九宮,逆行曆五時戊辰,亦在五宮。陰遁陰使夏至上元甲己日生甲子,初起九宮,曆五時至戊辰,在二宮;陽使初起一官,順行曆五時,至戊辰,亦在五宮。故
曰:合于中宮也。

二遁出於六四
洪曰:逾出於五土,歸於九一者,謂陽通陽使起子一而終於九,陰遁陰使起子九而終於一。歸於九,故曰:逾於五土,歸於九一也。

二遁陰陽
《易》謂曰:陰、陽二遁,謂冬至已後,自一至五為陽逅,從五至九為陰遁;夏至已後,自九至五為陽遁,從五至一為陰遁。以五宮為陰、陽共遁。冬至後,五宮半南為陽遁.半北為陰遁。夏至後,五宮半北為陽遁,半南為陰遁。凡直使在五宮之時,主客勝負難分,是謂凶也,故曰:避五也。

九宮吉凶
《三元經》曰:時下得天輔、天禽、天心為上吉;得天沖、天任為次吉,得天蓬、天芮為大凶;天英、天柱為小凶。更以五行休旺言之;若大凶之星得旺相氣,則小凶;小凶之星得旺相氣,則中平;若上吉、次吉之星無氣,則中平。以意審而用之。
假今冬至後時下得天任宿,吉;乘旺相之氣,為上吉也。

九星休、旺
《三元經》曰;九星休、旺者,謂九星各旺於我生月,相於同類月,死於生我月,囚於官鬼月,休於才月。
假令天蓬水星旺於寅卯月,相於亥子月,死於中酉月,囚於四季月,休於巳午月。日時同。

九星所主
天蓬時,宜安撫邊境。修築城池。春、夏,左將大勝;欲、冬凶亡。其士卒利主不利客。嫁、娶兩凶。移徒失火,鬥爭見血。入官多賊盜。修營宮室、商賈皆凶。
天芮時,宜祟尚修道,交結朋儕,受業師長,吉。不可用兵、嫁娶、爭訟、移徒、築室。秋、冬吉;春、夏凶。
天沖時,宜出師報仇。春、夏,左將勝;秋、冬,無功。不宜嫁娶、移徒、入官、築室、詞祀、市貿。
天輔時,宜蘊身守道,設教修理。將兵春、夏勝,得平地千里。嫁娶多子孫。移徒、市賈、入官、修營,春、夏用有喜。
天禽時,宜祭記求福,斷滅凶。將兵四時,吉,百福助。不戰用謀,敵人畏服。賞功、封爵、移徒、入官、祠記、商賈、嫁娶,吉。
天心時,宜療病合藥。將兵,秋、冬勝,得地千里:春、夏不利。嫁娶、入官、築室、祠祀、商賈,秋、冬吉;春、夏凶。利君子,不利小人。
天柱時,宜屯兵自固,隱跡藏形。將兵,車破馬傷,士卒敗亡。不可移徒、入官、市賈。宜嫁娶、修造、祭祀。
天任時,宜請謁通才。將兵,四時吉。萬神助之,敵人自降。嫁娶宜子孫。入官,吉。移陡、築室,凶。
天英時,宜出行,遠行,飲宴作樂。利嫁娶。不宜出兵、移徒、入官、築室、詞樞、商賈。
假令冬至上元陽遁一局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起一宮,順行至丙寅時,在三宮時下得天沖宿直,出師報仇,容乘旺氣也。
假令夏至上元陰遁九局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起九宮,即天英為直宿官,至乙丑時八宮時下得天任,宜請謁,通財利也。

八門所生
開門宜遠行征罰,所向通達;休門宜和集萬事,洽兵習業;生門宜見貴人,營造事始,傷門宣漁獵捕罰,行逢盜賊,杜門宜邀遮隱伏,誅伐凶逆;景門宜上書遣使,突陣破圍;死門宜行誅戮,吊死送喪;驚門宜掩捕鬥訟,攻擊驚恐。
已上八門內有開、休、生三門,吉,宜出其下。若更合三奇吉宿,為上吉也。五凶門,不可出其下,宜避之。
假令冬至上元陽遁一局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此時伏吟,生門在八宮,宜見貴人,營造事始,吉。
三甲
上局仲甲,謂甲已之日夜半生甲子,丙辛之日日中甲午時是也。此時關格刑德在門,用兵先舉者敗,不可出入。利以逃亡,主、客並凶。
中局孟甲,戊癸之日平旦,甲寅,乙庚之日哺時甲申是也。此時陽氣在內,陰氣在外,利藏兵團守,不宜出師。利主不利客。
下局季甲,謂丁壬之日食時甲辰、甲已之日黃昏甲戍,此時陽氣在外,陰氣在內,利出行動眾,百事吉。利客不利主。又雲:壬甲之日夜半之時三甲皆合,謂今日是甲,直符與時皆是甲,故名三甲合。
三奇得使
葛洪曰:若得三奇之使,尤宜其良,謂在六甲之上,自得所使之奇。甲戍、甲午,乙為使;甲子、甲申,丙為使;甲辰、甲寅,丁為使。
假令陽遁三局乙庚之日丁亥時,此時六乙日奇下臨九官甲午,是為乙奇得使。
假令陰遁三局丙辛之日壬辰時,此時六乙日奇下臨九官甲午,為乙奇得使。
假令陽遁五局丁壬之日,日中為丙午時,此時丙奇下臨一宮甲子,為丙奇得使。
假令陰通五局丙辛之日己亥時,此時丁奇下臨四宮甲辰,為丁奇得使。
凡用遁甲,若三奇得使更合吉宿奇門者,百事吉。
三奇之靈
洪曰;三奇之靈,宜以出行。三奇者,調六乙為日奇,六丙為月奇,六丁為星奇。與善神開、休、生三門,即吉,為三奇之靈。二吉門其中各有一共臨之方,即是吉道清虛。此時此方,出兵行軍,征討劫掠,揚兵耀武,發號施令,皆吉。又求福,安社稷,化人民。
假令冬至下元陽四局戊癸之日日中戊午時,此時六戊在四宮,以直符天英加時于六戊于四宮。天英加四官者,為四宮有戊也,即六丁星奇臨六宮。以直使景門加六官,即休門與六丁星奇下臨六宮西北方,百事吉。
假令夏至上元陰九局戊癸之日己未時六己在八宮,以直符天輔加時幹六已于八宮,即六乙日奇下臨七宮。以杜門直使加八宮,即休門合六乙日奇下臨七宮正西方,吉。
九天之上六甲子
璋曰:九天之上六甲子,謂六甲為直符。當六甲之時,士眾常背直符所臨之官,而擊其沖,無不勝也。《經》曰:揚兵於九天之上。所以甲為九天之上者,謂《易》稱乾納甲壬。乾為天,天道上升,似壬數至甲,其數九,故六甲為九天之上。所以六甲皆稱甲子者,六甲之始,支幹之長。舉上以明下,故六甲皆稱甲子。
九地之下六癸西
謂六癸之位,皆稱九地之下。凡逃亡絕跡,當以天上六癸所臨之方下出入。《易》稱坤納乙癸。又坤為地,地道下降,從乙數癸,亦為九地,故雲癸為九地之下,所以六癸者,皆稱癸酉,謂是甲子之終癸酉。
三奇之靈六丁卯
謂六丁為三奇之靈,凡行來、出入、用兵、鬥戰,皆吉。故曰:能知六丁出幽冥,至老不刑;刀雖臨頸,猶安不驚。又雲六丁者,六甲之陰。丁卵之神字文伯:丁醜神字文孫;丁亥神字文公,丁酉神宇文通;丁未神字文卿;丁巳神字巨卿。凡鬥爭、出入、行來,六丁之神常呼其名。所謂三奇之靈六丁卯者,以丁卯為甲子之陰故也。
六合之中六己巳
謂六己之位皆為六合之中。凡為陰謀、密秘、伏隱之事,皆從天上六己所臨之方而出,人莫見之。《經》曰;六合為私門.獨出獨入,無有見者。所以六己為六合中者,從甲數至己,但甲、己合,故六合之中六己巳者,亦謂舉甲子一旬之義,故俱稱六己巳也。

九天、九地、太陰、六合
張良曰:九天之上,利以陳兵;九地之下,利以伏藏。太陰六合之中,可以逃亡。凡冬至後,陽遁天上直符所臨之官,後一為九天,後二為九地,前二為太陰,前三為六合。夏至後,凡陰遁天上直符所臨之宮,前一九天,前二九地,後二太陽,後三六合。
假令陽遁上元一局甲己之日丙寅時天上直符臨八宮,後一九天、後二九地臨六宮。前二太陰臨四官。前三六合臨九官。
假令陰遁上元九局甲己之日丙寅時天上直符臨二宮,即前一九天臨七宮,前二九地臨六宮,後二太陰臨四宮,後三六合臨三宮。


伏吟
子來加子為伏吟,不宜用兵,宜收斂貨財。凡六甲之時,門伏皆伏吟。餘仿此。
反吟
子來加午為反吟,不利舉兵動眾,利散恤倉廩之事。門符沖對皆是。
遁甲符應經卷上(十)
遁甲擇日
遁甲擇日出軍討罰、興造百事者,其中有寶、義、制,和日,吉,伐日,凶。
寶日為上吉,謂幹生支也。甲午、乙已、丙辰、丙戍、丁醜、丁未、戊申、己酉、庚子、辛亥、壬寅、癸卯日也。
義日為次吉,謂支生幹也。甲子、丙寅、辛未、壬申、癸酉、庚辰、庚戍、乙亥、己巳、戊午、辛醜日也。
制日為中平,謂幹克支也。甲戌、乙未、乙丑、丙申、丁酉、戊子、己亥、庚寅、辛卯、壬午、甲辰、癸已日也。
和日為次吉,支、幹同類也。戊辰、己醜、戊戌、丙午、壬子、甲寅、乙卯、丁巳、己未、庚申、辛酉、癸亥日也。
伐日渭下克上、支克幹也。甲申、乙酉、丙子、丁亥、戊寅、己卯、庚午、辛巳、壬辰、壬戍、癸醜、癸未不宜出軍,凶。
遁甲符應經卷上(十一)遁甲利客、利主
遁甲利客
《經》曰:天蓬加九官,利為客。若在秋冬之月壬癸亥子日臨戰,有黑色雲氣從北方來助戰,客大勝。
天柱、天心加三宮、四宮,利以為客。若在秋月及季夏之月庚申辛酉日臨戰,有白色雲氣從西方來助戰,大勝。
天任、天禽、天芮加宮,利以為客,若在各自的崗位上四季月戊己辰戍醜未日,有黃色雲氣從東北方來助戰,客大勝。
天沖、天輔加八宮、二宮,利為客。若在春冬甲乙寅卯日,有青雲氣從東方來或東南方來助戰,客勝。
天英加七宮,利以為客。若在春夏月丙丁巳午日,有赤雲氣從南方來助戰,客大勝。
利主
《經》曰:天英加一宮,利以為主。如秋冬月壬癸亥子日,氣從北方來助戰,主大勝。
天任、天禽、天芮臨三宮、四宮,利以為主。如春夏之月甲乙寅卯日,有青雲氣從東南方來助戰,主大勝。
天蓬加八宮,利為主。如在四季月戊已辰戌醜末日,有黃雲氣從東北西南來助戰,主勝。
天鋪、天沖加六、七宮,利為主。如在季夏及秋月庚申辛酉日,有白雲氣從西北宋助戰,主勝。
天柱、天心加九官,利為主。如在春夏月丙丁巳午日,有赤雲氣從南來助戰,主勝。
門廹
《經》曰:宮制其門,是為門迫。門制其官,是為宮迫。若吉門被迫,則吉事不成。凶門被迫,凶災尤甚。
假令開門臨三宮、四宮,休門臨九官,生門臨一官,景門臨七宮、六宮,此為吉門被迫,吉事不成。若傷、杜門臨八、二宮.死門臨一宮,驚門臨三、四宮,此為凶門被迫,凶災尤甚。
《遁甲符應經》卷上(十)三奇應靜
三奇應靜
《經》曰:陽遁順行前取用,陰遁逆行後取用。
假如陽一局日中甲午直符在三宮,是順取用,合丙奇在四宮,即月奇到巽來應時中。如三奇在直符位上,為時初;前一位,為時中;前二位,為時末也。
乾日奇到乾,有著黃衣人至,又有纏錢人至。月奇到乾,有被衣服人來,又有黑飛禽成雙而至,百日內進女人財,南方有產亡。星奇到乾,有人執刀斧。不然,有牽角畜而至。三、七日進金銀,並金白生氣物。
坎日奇到坎,有著皂衣人至。不然,有鼓聲應之用工。後七日進錢財,並皂衣人到宅。月奇到坎,有杖。不然,有黃白鳥從西北方來。六、十日、一日,日進契書。若東邊有大驚火,發。星奇到坎,有人從南方來,抱小至。更有黑雲而至,一、七日進黑飛物。西北方有自吊卒病死者,大發。
艮(左“口”右“乙”字)奇到艮,有人著青衣過往,或提鐵器人至。又有黑禽飛,成雙北來,二、七進金銀,周年進白馬,吉。
艮(左“月”右“丙”肊)奇到艮,有青皂衣人至,又罟網賣魚至,或禽成雙而來,有
小啼時,鐵器過用工。後七日進人財寶,周年後進白花生氣物。星奇到艮,有人攜文書紙筆至,或小抱鐵器過。二、七日內進青黃色物,百二十日進人口並契字,或白角牛。
震日奇到震,有武士執槍駑。又主雷聲,或有鼓聲而應,或有網罟賣魚人或打獵人,並小成群進金銀寶,若見東方女人產,大發。
震日奇到震,網舀賣色人或游獵人至,或小成群,與日奇同。七日進生氣,周年生貴子。苦北方有雷傷樹,方發。星奇到震,有女人成雙至,或黑合成雙至。一、七日進黃白物牲酒之時、東方有殺傷時,大發。
巽日奇到巽,有白衣人乘馬至。不然,有小至。三年內生貴子,進外寶、莊田。見東方林木自枯、火驚、自吊時,發。
巽日奇到巽,有樂聲應,又唱喏聲,或東南入有驚事所。一、七月進皂衣人,方大發。星奇到巽,有小騎牛來,或南方有黑雲而至,見北斗。周年有人落小產死,大發。
離日奇到離,有眼腳病人或小騎牛馬,又黑、白飛禽東方而至。七日內進豬、犬,生財,大發。
離日奇到離,有黃黑禽或雙而至。、七日或六、十日蠶絲旺,大吉。星奇到離,有青衣服人至,大發。三、七日進橫財。若見東方刀兵自害時,大發。
坤日奇到坤,有人白並披孝服,及西方雷傷牛馬,或鼓聲。應一、七日進雞、豬,六、十日進契字,大吉。
坤日奇到坤,有人著皂衣,及烏、鵲自南、北二方至,或鼓聲。應用工後七日,進北方女人、財物。周年,絕戶田,又入皂衣人獲財,見東雷聲,大發。星奇到坤,有青衣人及黑禽至,或人擔水過。應二、七日進水族、海味之物。見北上山崩、水決、田塌,大發。
兌日奇到兌,有女二、五至。不然,有鳥嗚應雞報喜。三、七日、百日進角羽或商音,入田地,見東方牛馬自損,大發。
兌日奇到兌,有人持杖東方來,又有抱小鳴聲至,有鼓聲。一、七日進財,周年進人口、田地。坤、艮二方有老人死時,發。星奇到兌,有人將文書、紙筆來、又打魚網罟人過西方,有飛禽至。七日進堵雞等物,坤、艮、兌方有人卒死,或發火為應,大發。
奇門路應
《經》曰:乙奇遇生門,兩鼠鬥,或孝衣人。休門,牛馬及扛木人。開門,客人或紅衣公吏人。
丙奇遇生門,路逢惡眼人或鬥人。休門,五十裏聞鼓聲或樂器。開門,老人執杖或哭聲。
丁奇遇生門,逢豬者或犬。休門,二十裏逢皂白衣婦人。開門,小執竹杖等物應之。
1、戊癸之日:“戊”上疑脫“謂”字。
2、六、十日、一日,日進契書:此處疑有脫漏。
上卷終

卷中
釋天遁笫一
天遁者,生門與六丙日奇合地下六丁為天遁,蔽也。
假令陽四局乙庚之日酉時天心為直符。加時幹六乙,開門直使,加時宮七,即生門與日奇六丙合六丁於一官,是為天遁也。
假令陰六局戊癸之日哺時天蓬為直符,加時於六庚,休門為直使,加時官四,即生門與六丙月日奇合臨六丁於九官,是為天遁。
釋地遁笫二
地遁者,開門與六乙日奇合臨地下六己為地遁.此時得日精之蔽也。
假令陽一局丙辛之日,日出天沖為直符,加時幹六辛,傷門直使臨一宮日,即開門與日奇六乙臨六己于二宮,是謂地遁也。
釋人遁第三
人遁者,休門與六丁星奇合前二太陰中為人遁,此時得星精之蔽也。
假令陽七局乙庚之日夜半天任直符,加時幹六丙,生門加時宮一官,即休門與六丁星奇合前二太陰中六宮為人遁。
凡得三遁之時,出門奇,百事吉。
三奇入墓
洪曰:三奇入墓者,謂乙未時為日奇入墓,乙為日奇,木墓在未,故為日奇入墓。丙戍為月奇入墓、丙為月奇,火墓在戍,故為月奇入墓。
璋曰:三奇墓者,謂六、一日奇臨二官,六丙月奇,六丁星奇,在六宮,是三奇入墓也。
六儀擊刑
洪曰:六儀擊刑者,謂甲子直符時加卯(卯子)刑(子卯),甲戍直符時加末(醜成末)刑(戌未醜),甲申直符時加寅(寅巳申)刑(巳申寅),甲辰直符時加辰(辰午酉亥自刑),甲午直符
時加午(自刑),甲寅直符時加巳,寅刑巳。
假令陽通天元一局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為直符,以日出時六儀擊刑也。至庚午時,以甲子直符加六庚于三宮,即六儀擊刑也。此時凶,不可用。
太白入熒惑
湯曰:庚為太白,丙為熒感。若庚加丙時,對敵宜防賊來。
假令夏至中元陰二局乙庚之日幹旦為丙寅,六庚在乙宮,以天芮直符加時幹于三宮,即六庚下臨六丙于二宮,即太白入熒惑。
熒感人大白
丙為熒惑,庚為太白。若丙加庚,此時聞賊,必當退避。
假令陰六局甲已之日丙寅時,六丙在八宮,以直符天心加時幹,即六丙下臨庚子四官,此為熒感入太白也,占賊不來。
青龍回首
洪曰:六甲加六丙,名青龍回首。凡陰、陽二遁遇此時,可以造舉,百事吉。若令其門利出行,最為良也。
假令冬至上元陽一局甲己之日丙寅時,六甲在一宮,甲子天蓬直符加時于六丙于八宮,此為青龍回首。
飛烏跌穴
六丙加六甲,名為飛鳥跌穴。凡二遁遇此時,利為百事,出行、營造、舉動皆吉。
天乙伏宮格
《三元經》曰:六庚加直符,名天乙伏官。此時戰,主客皆不利。
天乙飛宮格
直符加六庚是也。此時主、客皆不利。
天乙伏幹格
曰六庚為太白加日幹,即為伏幹格。此時戰,主、客鬥傷。
飛幹格
曰今日之於加六庚是也。此時戰,主、客兩傷。

歲幹格
曰六庚加今歲之幹是也。此時凶。

月幹格
曰六庚加今月之幹是也。此時凶。

日於格
曰六庚加今日之幹是也。此時凶。

時幹格
曰六庚加時幹,亦名伏吟格。此時不宜舉事,用兵凶
大格
湯曰:六庚加六癸為大格。謂天上六庚臨地下六癸,此時不可舉百事,亡遺者不可求,不在。
刑 格
曰六庚加六已是也。謂天上六庚加地下六己車破馬傷,中道而止,士卒逃亡,不可以行。
青龍逃走
璋曰:六乙加六辛是也。此時百事凶
白虎倡狂
璋曰:六辛加六乙是也。此時百事凶。
朱雀入江
璋曰:六丁加六癸是也。此時忌為百事。
騰蛇天嬌
璋曰:六癸加六丁是也。此時百事不利。
時 勃
湯曰:六丙所加,皆名為勃。勃者,亂也。謂天上六丙臨年、月、日、時之幹直符類同六庚所加之義。凡舉百事、用兵遇勃,主綱紀紊亂,凶。
遁甲五陽所利
《經》曰;五陽所利以為客。當為客之時,則先舉兵,高旗鳴鼓,耀武揚兵以決勝。謂時得甲、乙、丙、丁、戊五幹,善神治事,可以出軍征伐,遠行求利,建國邑,臨武事,入官移徒,嫁娶舉造,百事皆大吉。此時逃亡考不可得,故《經》曰:直使之行,一時一易,行陽,利以為客。故曰:得陽者,飛而不止。陽五幹在子、午之東部生氣,故為客利先舉。
假令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自子時至辰時得甲、乙、丙、丁、戊,是五陽將,利為客先舉,不拘陰、陽二遁,如此例也。
遁甲五陰曆利
曰:五陰時,利以為主。當為主之時,即後舉兵,低旗銜枚,待敵而後動,以決勝。謂時下己、庚、辛、壬、癸五幹,惡神治事,不可拜官、移徒、婚姻、出行、興造、舉百事,逃亡者不可得,宜畫策密謀,集武備,禱祀祈福,《經》雲:直使之行,一時一易,行陰,利以為主。故曰:得陰者,伏而不起。陰五幹在於、午之西部殺氣也,故利後動。
假令甲己之日甲子自巳至酉時起己、庚、辛、壬、癸,是五陰時,利以為主,宜後舉,不拘陰、陽二遁,皆如此例。
出行呼神字人太陰中
又曰:若欲出行者,所向之方,呼其神之字而行六十步,五轉入太陰中,直符陽前二辰為太陰、中陰,後二辰為大陰、中六丁,又為太陰皆是也。呼其神名,謂呼所出門天上所得之星之名字。
天蓬(字子禽,坎)天芮(字子成,坤)天沖(字子翹,震)天輔(宇子卿,巽)
天禽(字子公,離)中宮天心(宇子襄,乾)天柱(字子申,兌。又子常)天任(字子韋,艮。又子金)天英(字子威,離。又子然)
假令冬至上元陽遁一局以甲己之日平旦丙寅,此六丙在八官,天上六甲天蓬直符加八宮,欲出東北,呼神名,其字子禽,行六十步,入太陰中。此時前二太陰下臨四富東南,天上六丁臨九宮正南,左回入東南、正南,皆是。入太陰中仿此。
出入呼六甲神名字五行相制
《經》曰:若有所用百事者,皆向六甲所在之方呼其神名,行六十步,左轉入太陰中。又六丁名太陰,見貴人則喜悅,遇陣則勝。
甲戌旬首神名徐何。若開決溝渠,平治道路,分決河道,得于自然,開路無損路,向其方呼其神之字,左轉入太陰中,則得所願自通道路。
甲申旬首神名蓋新。若入山田獵,捉捕虎狼、蟲獸者,皆向其方呼其神之名而行六十步,左轉入大陰中,蟲獸自然不動。
甲午旬首神名靈光。安營置陣、巡狩戰鬥者,皆向其方呼其神之名,而行六十步,左轉入太陰中,則必勝。
甲辰旬首神名含章。若求官拜將、臨民赴任者,皆向其方呼其神之名而行,舉步左轉入太陰中,則為官不晦散。
甲寅旬首神名監兵。若揚兵振武,教陣蕩寇,行軍伐不道者,皆向其方呼其神之名而行六十步,左轉入太陰中。若出行安邊,賊盜自然不起。
又曰:六甲內管五行,而動應無方。其五行而合勝,有相生相剋,左手象天,右手法地,體好靜,故書五行相制運化之道,無不兼該。若見貴人求官二幹石及令長者,則于左手書天字。若商貿興販、和結、交友、嫁娶、立契,則書和字。若入山捕收牧獵,則書獅子字。若部工居眾,則書強字。若過河治水,則書土字,或戊字.波浪騰聲舟揖而溺,猶忌八風觸水龍招搖咸池之日。若遊山入道,則書龍字,其蛇蟲不動。此是五行相制勝負之道。
出入呼莫時下十二辰神
《經》曰:凡出行,呼十二幹神名:
甲為天福,其神王文卿;乙為天德,其神龍文卿;
丙為天威,其神唐仲卿;丁為天玉女,其神季田往
戊為天武,其神司馬羊;己為明堂,其神紀遊卿;
庚為天刑,其神鄒元陽;辛為天庭,其神高於張;
壬為天宰,其神王祿卿;癸為天獄,其神受子光。


龍隱待發
之三避五
《經》曰:天道不遠,三、五複返。之三避五,恢然獨處。三為生氣,故之三也;五為害氣,故避五也。三為威,五為武,盛於三,衰於五。匹馬雙輪,無有反顧。
假令冬至上元陽一局甲已之日丙寅時宮得三,此時為生氣,則為百事吉,故曰之三。至戊辰時,宮得五,為害氣,故曰避五,百事凶。
六丁陰遁神名
丁醜神梁邱叔;丁未神王屈奇;丁巳神許咸池
丁酉神費陽多;丁亥神陵成陸,丁卯神孔林族
威德之時
葛雅川曰;六丙為威,六甲為德,利以為客,發號施令。入其國,犬不吠,馬不嘶,回車止輪,所動萬里。敢有舉兵來向者,皆還自滅,賊必亡矣。天兵末動,敵人自恐;天兵未行,敵人自驚,將兵征討,客不勝,不利為主,惟宜固守以待天時也。

三奇遊六儀
《經》曰:三奇遊六儀,利以宮庭宴會、喜樂之事。六儀者,六甲也。三奇者,乙、丙、丁也。謂乙、丙、丁游於六儀之上。
甲子旬有庚午;甲戌旬有己卯;甲申旬有戊子;
甲午旬有丁酉;甲辰旬有丙午;甲寅旬有乙卯。
此為玉女守門之時,有罪無疑,故利宴樂也。
假令甲己之日申庚午,是玉女守門之時也。
天輔之時
《經》曰:天捕之時,有罪無疑。斧頭在前,天猶救之。
甲已之日己巳時、乙庚之日甲申時、丙辛之日甲午時、丁壬之日甲辰時、戊癸之日甲寅時,是天輔時也。凡此時有罪,皆自解釋也。
天網四張 P22
《經》曰:天網四張,萬物盡傷。此時不可舉造百事。又神有高下,必須知之,謂時下得六癸之時也。
假今天乙在一宮,即天乙所加宮也。當此之時,必須甸句而去,以左右肩紐面前行過十步.言。若天乙高二尺,以上可消息避天岡,甸甸而去也。
四時所利
《經》曰:春、夏之節,殺氣潛藏,陰氣居戰鬥利居乎野之地,居下也。秋、冬殺氣在上利居野外,高下顧其殺氣也。•,陽氣在上,故陽氣在下,戰鬥
障曰:亭亭者,天之貴神背而擊其沖,為勝推之法。將加時神後下,為亭亭所居也。
假令五月將小吉加寅時,即神後臨未,為亭亭之在也。
瘴曰:白奸者,天之奸神,合於己女,格于寅申。當合之時,俱背之當。格與不格,合與不合者,皆亭亭向白奸推之法。以月將加時寅、午、戊,上見孟神,即是白奸之位。常以行寅、申、巴、亥四孟怔也。
假令正月將登明加時幹,登明仿此。臨午即白奸在亥也。他
石公曰:背孤擊虛,一女可敵十夫。古法:十人用時弧,百人用B孤,幹人用月弧,萬人用年孤,惟有時弧最驗。今立成於後。
甲子旬(孤在戊亥,虛在辰巴)
甲申旬(孤在午未,虛在子醜)
甲寅旬(孤在於醜,虛在午未)
《經》曰:欲知賊之數多少,便以月將加聞賊時,視上神天經河魁,五百、五千、五萬人;見登明太乙,四百、四千、萬人;見神後勝光,六百、六幹、六萬人;見大畝小吉,八百幹、八萬人;見功曹傳送,七百、七幹、七萬人;見從魁太沖百、一干、一萬人。其神旺十倍.相氣五倍,休氣如數,囚‘少,死氣減半也。
推迷路法
黃石公曰:出軍,道逼三路,迷.知何道通,以月將加時縣在孟,左道通;在季,右道通,在仲,中道通也。
出軍疫瘍攜法
《經》曰:出軍,疫厲傳染,死者甚眾英死人渴摟數個,聞氣即解也。
《經》曰:兵家用籠之法,與他笆甚異。可用一盤,以黑為界,置二螺於其中,以左為主,右為客,而作咒曰:田螺舞,能知風雨。敵若來迫,入我城所。田螺京索,風雨不著。敵若不來,各守塌廓。急急如律令。咒訖,露於星斗之下,左侵右則勝,右侵左則敗,不相侵,不戰也

Archiver|中華六術開運網

GMT+8, 2020-4-10 12:49 , Processed in 0.038905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